且听风雨,且尊本心
 

【枢零】随笔

——随手写的,看看就好。

——今天月亮很大很漂亮,大概也算得上有感而发。无下文。

这大概是非常难得的。

锥生零挥刀解决了最后一只吸血鬼,刀刃在那些非人血液化为尘土的瞬间在月色下闪闪发亮。

第一次在结束战争后,还能看到如水的月亮。

吸血鬼在夜晚更加灵活。这意味着锥生他们通常要整夜与之作战。

对他来说,这并没有什么问题。作为一个拥有一半吸血鬼能力的非人类,他的使命只有战斗而已。

但没有人不允许人形兵器赏个月吧。

上次看到月亮是什么时候呢?

他随意地甩了甩手中的长刀,踢了踢落满灰尘的地面,坐了下来。

这次的战斗低调地在稠密森林旁的空墓地里开始,大约几十只刚刚被弄出的levelE在墓地里游荡,刚好撞见了因为满月有些躁动的锥生。

低级的吸血鬼,混血的人类,孰强孰弱,一眼便知。

但是躁动却没有平息。

最近一次看见这么好的月光,大概是最后一次收到消息追捕玖兰枢的那个晚上。

男人穿着黑色斗篷,安静坐在郊外破旧的教堂里,见锥生零带着一群人赶过来,也只是慢条斯理地摘下帽子,在血蔷薇之刃抵着喉咙的时候,微笑地问着锥生。

“零,你什么时候回家呢?”

那时候的月光就像现在这么亮,却比现在的要冰凉,将他眼前的男人完美地融进了光与暗的世界里。

光明背后,黑暗永远如影随形。

“我没有家。”

他把刀刃压进那人脖子里,然后就听到身边的人痛苦的呻吟声和教堂仅剩的木梁将断的嘎吱声。

“我等着你回来。”

根本不听他回答的男人留下这句话就消失了,教堂不负众望地在他消失的一瞬间倒了大半,锥生零站在猝死的人类中间,提着刀,傻傻地就像献祭却得不到神明回应的残忍领主。

之后赶到的人把那些人死掉的罪责推到他的身上似乎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了。因为他回去后吸血鬼的攻势就又加强了。

即使身有罪责,也被人类当成了救星。

锥生零从地上随便抓过一片干净的衣襟,把刀横在腿上,细细地擦拭着。

玖兰枢亲手为他打造的武器。刀背上一朵妖娆至极的怒放蔷薇。

“为什么给我这个?”

“因为适合零。”

杀戮适合我吗?锥生零看着泛着银光的刀,又抬首望向月亮,自问。

杀神的称号不管哪一方都叫的响亮,然而伴随的感情却都是相同的。

恐惧,厌恶,甚至绝望。

这都是你送给我的啊,玖兰枢。

锥生零抚摸着刀身,无意识地笑了笑。

我没有家,你给的战场,是我唯一的归处了。


评论(8)
热度(11)
© 红枫糖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