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和舍,是这世界所有选择的本源。
且听风雨,且尊本心
 

练笔05

——强迫症发作。绝对ooc。

——剧情君已死。

——下一次完结!!

08

玖兰枢明白就算他什么都不说,锥生零也会知道他以为早已死去的弟弟尚在人世。

但从未想过要以这样的方式让他得知。

优姬回来后理事长第一时间告知了他,虽然不知道理事长是如何跟锥生零解释的原因,但是在他这里,优姬不仅仅是因为私自结合触怒了元老院这么简单。

而是那位他的同类冒着风险带着一些东西逃出了元老院监管下的研究院。

优姬即使心软,也不会在坚持了这么久之后鲁莽地做出这种事情。

唯一的解释只能是那位名为若叶沙赖的向导带回了他们一直想要的东西。

借口为优姬庆祝回归,并让理事长帮忙减弱与锥生连接的玖兰枢,与优姬回到自己之前的公寓。优姬救下的向导早已在那里等候他的到来。

玖兰枢沉默地看着眼前栗色短发的女孩撩起前额的刘海露出一道尚有线痕的狰狞伤疤,平静又坚定的神色让他想起那份已经读过的实验报告书。

向导基因工程实验。

通过研究将导致向导能力的染色体分离,然后利用特殊手段改变实验体的基因,大部分手段都是随机,所以失败品非常多,偶尔成功的也大多都存在一定程度的问题,例如沙赖的能力虽然在B级,但是信息素却异常微弱,这也是她能从研究所逃出的主要原因。

而最初的研究则是认为信息素浓度应与能力等级相匹配,所以在研究所的专家看来,沙赖并不完美。

他们决定处理掉她,所以她才会拼尽全力想要逃出来。

优姬是在任务完成回来的路上遇到的沙赖,做了临时标记,帮她暂时躲过了一劫。

玖兰枢听完沙赖的话,俊美的脸上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沙赖有些忐忑地再次开口,“玖兰先生,我很抱歉拖累了优姬,等临时标记消失我就离开这里。”

“若叶小姐,”玖兰枢看她很是担忧的表情,笑的温和又安抚,“离开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你帮了我很大的忙。既然我能给你庇护,也请你暂时隐藏起来,之前待在这个岛上比逃亡更保险,而且我想优姬也不会愿意让你独自离开的。对吗?”

若叶松了口气,“我明白了,非常感谢你,玖兰先生。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沙赖随时待命。”

玖兰枢点头,然后便让沙赖出去了。

他坐在自己公寓的书桌前,默然深思许久,拉开了抽屉,取出了很久以前准备的安全警报装置并将它交给了优姬。

“我得回去了,这个公寓本是我个人所建的安全屋之一,你按照这个将安全系统开启,理事长会按时过来送你们需要的东西和消息。”

“好的,哥哥。”优姬一口应下。

玖兰枢看她笑呵呵的模样,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头,“我为你骄傲,优姬。但是你要保护好自己。”

优姬看出他的担忧,给了自己的哥哥一个拥抱,“放心吧,哥哥,真的不会有事的。”

玖兰枢不言,拍了拍她的背,就离开了。

出来时是阳光明媚的中午,回去时却已近黄昏。

锥生零的脸在他脑海里反复出现,脆弱的无助的悲伤的,那个人的灵魂从失去双生弟弟的那天起就千疮百孔,他想起若叶带来的文件末尾白纸黑字的试验品名单里,锥生一缕的名字赫然在目。

人工向导,LEVEL B,锥生一缕。

——————————————————

“我回来了。”

“欢迎。”

银发的双生子站在门里彬彬有礼地回答。

玖兰枢停在门外,沉默了许久。

门里的一缕脸色逐渐苍白起来,他咬着牙将双手背后狠狠握紧。

“劝你收回你的精神力。”

玖兰李土的声音从客厅传来,玖兰枢的脸色彻底黑了下来。

他根本感觉不到锥生零的任何气息!

“啊啊啊啊!!!”

一缕捂着头,红色的血液从指缝间流了下来。

“不!!!”

一股精神力向他席卷而来,带着熟悉的冰冷溪流的气息。

玖兰枢瞪大了眼,精神力瞬间收敛,揽住了几乎要冲进他怀里的银发哨兵。

“不要杀他!”

零抓住他的肩膀,紫色的瞳孔里有着深深的恐惧和悲伤。

玖兰枢不置可否地注视着他,“现实里的你永远都不会怕我。”

他抚着零的脸,看着那张脸慢慢地龟裂,破碎,化成不可见的精神力。

一旁的一缕消失了,零的公寓也瞬间化为了虚无。

“不愧是枢呢。”

穿着和服的高挑女人,动作优雅地把银发上的簪子插好,淡淡称赞道。

玖兰枢颔首,“绯樱前辈也仍然风采依旧。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

“零。”

“不行。”

“为什么?”

“没那个打算。”

“……枢,”女人一挥手,满天的樱花雪一般地飘着,丛丛林林的樱树间一条青石路一直延伸至视线尽头。

“你是在骗你自己吗?”

“……”

“零是绝无可能置身事外的。”

“……”

“就算他不记得,他也绝对不会放任自己的弟弟身处危险。你是在他的心里,但他绝不会为你妥协。”

玖兰枢终于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我从来都不会是他妥协的理由。”黑色从脚下割裂了樱花,“让我回去吧。”

女人看着扩大的黑色,叹了口气,向他遥遥行礼。

“祝君事成。”

他睁开眼,锥生零睡在他旁边的床上,安稳入睡的脸庞让人久久转不开视线。

你让我安心。

玖兰枢坐起来,凝视着眼前的青年,将自己的精神力包裹着他,抚摸着他的脸,轻皱的眉,点过他的唇角。

相遇太早了。

让我连你的向导都做不了。

————————————————————

“为什么要给蓝堂英和架院晓两个军校生B级的任务书?”

锥生零无语地翻着资料,对桌子对面低眸搅着冰水的金发女人说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出于保障,来请求你成为他们两个的指导军官。”

“……也就说,这任务大部分由我完成?”锥生停了下,认真起来。

“你确定?”

“确定。”白鹭更停下了搅拌的动作,拿过任务书,翻到某一页,又递回给零。

锥生零看到任务目标那张照片,终于变了脸色。

银发的双生子拎着衣服和行李箱在某个大厅的回眸一瞥。

————————————————————

“你也要出任务?”锥生零细细擦拭着爱枪血蔷薇,有点疑惑地看向正在查阅资料的玖兰枢。

棕发青年自优姬那里回来就有些地方变了,好像是有了什么忧虑,总是一个人对着那局残棋发呆。

“是的。”

简短的回答。

锥生零忍了忍,放下枪。

“你不太对劲。”

“……该说零太了解我吗?”玖兰枢从书页中抬头,微笑。

锥生零皱紧了眉,“……没有问题?”

“没有。只是一个小小的任务。”

玖兰枢摆手,似乎更开心了一点。

“零还记得成为搭档时的我们写的准则吗?”

话题一转。

锥生一怔。“记得。”

“那么请你一定要记得。”玖兰枢的语气忽然郑重起来,“我绝不会背弃你。请你也不要离开。”

浓重的恳求意味。

零忽视心脏的骤然缩紧,直视着那双酒红色的眸子,“不会的。”

一缕的模样闯进脑海,他闭了闭眼,把心里愈来愈深的疑惑压进心底,又认真的说了一遍。“不会的。”


评论(4)
热度(10)
© 红枫糖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