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风雨,且尊本心
 

【枢零】wing

——寻文启示:很久以前看过的一篇里纲文
        梗是每个人都有翅膀,但只有某些人可以看到。
——惦记这个梗这个文很久,这次试笔,轻拍。
——希望枢零都能更自由。

锥生零一直可以看到一些东西。
那是生于每个人的背后,形态不尽相同的翅膀。
他知道别人看不见是在某一个冬天,在一棵樱花树下,一双巨大却带着无尽伤痕的粉色羽翼以无与伦比地气势淹没了他和弟弟。
他看到那片影子就知晓的存在,而弟弟却只能抬头才能看到。
他看到的是那双带着鲜血的翅膀,而一缕看到的是闲美丽而悲伤的眼睛。
也许这便是分歧。
就像自己硬生生地从一缕夺走的那一半翅膀一样,蜷缩着,从未展开过。
他不知道是不是还有人和自己一样,可以看到这些。
可以看到夜刈老师如苍鹰般白羽为边灰羽如云的翅膀,师兄海斗墨绿如浓荫的羽翼,那充盈着羽毛和温柔的世界。
但是后来他被玖兰枢硬生生从那样的世界里拖走了。
那个人的翅膀也和他一样蜷缩着,却比他完整。
深深的浓郁到黑的红色双翼,总是让他想起那双粉色翅膀上凝固的干涸血液。
没有办法不去反感他的存在。
即使身边女孩的翅膀美好的像是最美的蝶,养父的翅膀优美如鹤,他也无法找不到曾经抱着一缕蹭着他的羽翼的安心感。
他清楚地感知到自己的翅膀在长大,羽翼渐丰,但是从来不愿伸展开来。
这是本属于弟弟的翅膀,他以此来知晓一缕的存在,抱着迟早要把它还回去的想法。
最后却只能抱着一缕冰冷下去的身体,用所有的知觉去感知另一只翅膀从自己身体破骨碎肉生长而出的痛苦。
欺骗着,让自己带着一缕的那一份活下去。
李土的翅膀已经失去形态,扭曲的黑色像火焰般跃动在他背后,伴着凌厉的攻势,但是零还是莫名奇妙地在杀掉他的前一刻看见那双翅膀在优姬的光明女神振翅间犹如枯叶之蝶颤动着。
好像又看到了那双满是鲜血的粉色羽翼。
然后他终于看到了玖兰枢的翅膀,为了优姬而展开的遮天蔽日的深红双翼,带来了铺天盖地的压迫感,和沉重到喘不过气来的黑暗错觉。
也许并不算错觉,零缩紧身后的翅膀,看着坍塌大厅里另一端的玖兰枢,举着血蔷薇,眼睛却不由自主地往那双缓慢展开的凋零大半的翅膀看去。
狰狞的骨架上薄到近乎透明的深红皮膜,孤寂,绝望,扑面而来。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每个人的翅膀都是那个人心灵的体现。
“为什么有了优姬还会这样?”
零对于这样的玖兰枢,更想问明白而不是战斗。
压迫感渐浓烈,黑暗的气息像是要把他溺毙一般,连骨缝里都生出了寒意。
“玖兰枢……”
他抵抗不住,无法再克制着缩紧翅膀,银色的羽翼哗地展开,凌厉地划破了月色,驱散了凝重的空气。
“多漂亮啊。”
那个人的身形陡然便近了,黑红的膜翼无意识地蹭过零的银羽,温柔缠绵的感觉比掐住零的脖子的手更让零失措。
“不要再藏着它了。”
在琉佳抢上前之前,零在短暂的窒息中听到那简短的一句。
“它更像光。”
要是这句也是错觉就好了。
他终于失去回应的机会。再次相见是在玖兰枢的死期,光明女神的翅膀再美也没能阻止那双翅膀消失。
没能阻止那双和他一样能看见这一切的眼睛的眼睑垂落。
“我的翅膀”他看着熔炉里深赤色的火焰,无意识地喃喃自语。
“只有你看见了而已。”
就像是我所有的心情都那样悄无声息地存在着,只有你看见过。

圣诞快乐O(∩_∩)O

评论(4)
热度(11)
© 红枫糖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