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风雨,且尊本心
 

【枢零】又是一篇哨向


1
黑主学院今天也依然一片和平。
玖兰枢翻着手里的书,完全没有打算听新来的夜刈老师在讲台上冒着杀气的演讲。
教室里一片抑制剂的味道也遮不住独眼哨兵浓烈的火药味信息素。
大概黑主理事长又干了什么好事。
发现自己的信息素开始本能地泄露与其对抗后,玖兰枢漫不经心地合起书本,从后门走出了教室,准备去找罪魁祸首。
他没注意到自己走后夜刈的信息素就迅速地在抑制剂的气味里消失了。
罪魁祸首·黑主灰阎·向导在他前脚走出教室的刹那走进了教室里,宣布了暂时停课的消息。
很快玖兰枢就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了代价。
他的信息素失控了。
因为他闻到了一股对他而言非常完美的诱人气息。
而且这个信息素越来越浓了。
学院里的抑制剂自动喷洒装置出故障了?
他理智地分析着,但是他的精神体——一只黑色巨狼直接冲着信息素散发的方向冲了过去。
源头恰好就在理事长的办公室。
玖兰枢皱了皱眉。
他稍稍提高了自己的听力,足以覆盖整个黑主学院的哨兵能力满意地听见了整栋楼里除了自己只有第二个人的呼吸声。
然后一阵清凉如同溪流的精神力包围了他的精神,他拐过最后一个弯,看见那个银发青年维持着打开理事长门的姿势一脸尴尬地望了过来。
几乎是及腰高的黑狼和白狼绕着他的腿打转,黑狼偶尔舔过白狼的耳朵的举动让青年的身体微微颤抖。
锥生零进入结合热了。
玖兰枢有点无奈地收敛好自己的信息素,一步步走近了锥生零,用精神呼唤黑狼乖乖地回到自己身边,然后开口,“锥生君又是刚出完任务回来么?”
“……啊。”
那人点了头,心有余悸地看了眼黑狼,蹲下身摸了摸白狼的耳朵。
“玖兰前辈,今天又被留校了吗?”
那股犹如幽兰一样清淡的香甜气味开始淡去了,玖兰枢虽然有点可惜但还是克制着自己。
“是啊,不过锥生君从夜刈老师的手里救了我呢。”
锥生零听完一脸的茫然,“我干了什么吗?”
那股信息素已经淡的只剩下隐约的和空气里抑制剂相掺和的古怪陈腐味道了。
玖兰枢留给锥生零一个浅淡的微笑,转身走掉了。“也许锥生君可以尝试着感受一下整个校区,然后你就明白了。”

2
“今晚月色真美。”
坐在落地窗前的玖兰枢举着红酒缓缓摇晃,深红瞳孔里溢满温柔地看着自己对面坐在月色下的妹妹,充满深情地说了句。
“……出自夏目漱石。”
优姬穿着白天参加宴会的白色收腰裙,姿势端正一脸僵硬地坐在沙发上,试图忽略自己饱受高跟鞋折磨的隐隐作痛的脚。
“……”
玖兰枢停了停,盯着她看了很久,让她瞬间惊慌起来。本来趴在她肩头跟死了没两样的光明女神蝶焦躁地抖了抖翅膀。
“唉?不是吗?不是夏目漱石翻译的‘I love you’的日本表达方法吗?哥我肯定没记错啊蓝堂教我的时候就差没把戒指拿出来了!还有这已经两个小时了能不能让我换身衣服在检查我的课业!?”
玖兰枢只是叹了口气,“检查结束。你去睡吧!”
“……”这么轻松?!优姬有点疑惑,但是她还是选择抓住机会,飞快地夺门而出,而她的光明女神则是慢悠悠地绕着玖兰枢飞了一圈,停在玖兰枢的酒杯上朝他抖了抖翅膀。
玖兰枢向它微笑,“我没事。”黑狼摇摇晃晃地从他椅子后走了出来,一脸的萎靡不振。
“遇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向导而已。”
他放下了酒杯,拍了拍卧在脚边的黑狼的头,阖上了眼睛。
光明女神绕着他轻轻飞舞着,在他的指尖停驻了一会,被黑狼蹭了蹭后逐渐飞高,在整个屋子里缓慢地飞舞了一周,从窗户留下的小缝隙里溜了出去。
等玖兰枢再醒过来的时候,黑狼从他的手底下消失了。
落地窗被撞碎了一块玻璃。

3
锥生零非常恼火。
这是他第一次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忘带了向导抑制剂。然后在一群哨兵的前后夹击下深刻体会到了黑主灰阎对他反复警告的结合热。
他从来没有接受过从自己信息素反馈的这么多的信息,愤怒,恐惧,仇恨,还有绝望之下恐怖的杀意。
像是另一个被他深深埋在心底的无比黑暗的自己。
然后他的精神体——白色的北极狼眼神发绿地对着那群哨兵呲出了獠牙。
等黑主赶到的时候,他已经对在场的人实施了无差别的精神攻击。
“所有的人都在地上打滚呻吟,越低级的哨兵反应就越强烈,有的几乎已经两眼翻白失去了意识。更别提你还是个有着超强战斗力的向导,少数几个高级哨兵们都被你打的脸开花了。”
黑主灰阎拎着报告书指着人员伤亡的那块,语气夸张地说着,但是一看锥生零苍白的脸色,还是忍不住后怕。
“幸好你的结合热症状不那么常规,不然我和十牙一定会去剿了那个贼窝。”
零点头,“下次我会注意的。”
他没告诉黑主灰阎,自己其实有那么点常规的状况,比如发热,比如对精神力和信息素的失去控制,以及他的失控原因不是因为一群哨兵而是因为一个哨兵。
但是他没法说出口,因为后面的混战使那个哨兵留下的所有痕迹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锥生零面无表情地走出了黑主的办公室。
一个非常厉害的哨兵,比他早一步到了那个地方,并且带走了他最需要的东西——一份对于向导基因研究十分重要的资料。
那是他为自己的病中的弟弟去找的,借着公事的由头,为自己的私心耽误了撤退的时机。
而那个哨兵又是非常直接地用精神力攻击了他。
那是他第一次发结合热却不是最后一次。

4
“……这都第几次了……”
大半夜出完任务的锥生零又看到了那只蹲坐在他床边的黑色巨狼,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白色的北极狼也是完全无视了一脸乖顺的佛罗里达巨狼,跳到床上自顾自地窝了起来。
那黑色的傻狼就靠近了它,轻轻舔了舔那白色皮毛上沾到的血红色。
锥生零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他把自己关进了浴室里,抓着抑制剂药片的瓶子就开始往嘴里倒。
好不容易那种精神中的痛苦灼烧感退去,他看着镜子里自己的瞳孔颜色从发红的深紫变成了
几乎浅成自己发色的淡紫,松了口气。
然后洗了个澡气势汹汹地打算把那只黑狼收拾一顿。
结果一打开门,那两只狼已经在地上舒舒服服地窝成了一堆。
……第一次发情后的日,啊不,夜常。
然后在某一天换了个时间发生,对,就是开头那个玖兰枢被留校的白天。
然后锥生零在看见黑狼回到玖兰枢脚边的时候,只能懵逼地说了句“啊。”
天杀的,玖兰枢是个哨兵?!
在他的爹是个向导他妈是普通人他妹妹也是个向导的情况下,他基因突变成了个哨兵?!
锥生零还没来得及问出第二个问题,就被玖兰枢急匆匆的离开给打断了。
好吧。以后有的是机会。
但是之后不管是玖兰枢还是那只黑色巨狼都没有再出现过。
虽然锥生零很感谢不用再担心自己精神力失控,但是这也间接证明了玖兰枢就是那个和他匹配的向导。

5
玖兰枢找到他的精神体的时候,正好碰上锥生零大开杀戒的时候,银发青年大力踹开一个朝他扑过去的哨兵,一手拖过一个已经人事不省的小个子砸向另一个试图开枪却抖个不停的普通人,两个人被狠狠砸到了身后的墙壁上,玖兰枢觉得听到胸骨碎掉的声音。
这太过了。
于是在零左手转着匕首就要把剩下围观的几个人全干掉的时候玖兰枢动了手。
哨兵的移动速度其实是非常快的,但是锥生零接受过专业的训练,所以很少能有哨兵能比他的反应还快。
玖兰枢堪堪在锥生零挥刀斩来的刹那之前捏住了锥生零的脖子,轻轻巧巧地弄晕了他。
旁边围观的人并没有放下枪,黑狼在白狼因为锥生昏迷消失后挡在了玖兰枢和锥生零前面。
玖兰枢把锥生零打横抱起,慢条斯理地往外走,连个眼神都没分给那群警惕的冷汗直冒的人类。
哨兵浓烈的信息素里带着无言的威慑和恐吓,让那群人即使看到了玖兰枢背朝着他们也不敢扣下扳机。
玖兰枢怀里的向导却无意识地抓紧了哨兵的衣服。

6
锥生零很早之前就知道自己是个奇怪的向导,然后他在第一次结合热后确定了这一点。
毕竟谁都没见过有了结合热还愈战愈勇的向导不是嘛╮(╯△╰)╭
他捂着自己的后颈,在坐起身时痛呼了声。一只温度略低的手扯下了他的手,自顾自地帮他揉了揉。
“如果不是第一次引发结合热的对象,你都会在结合热出现的时候攻击靠近你的任何一个人。”
男人沉沉的嗓音里带着一缕愉快。
锥生零非常给面子地翻了个白眼,然后拍点那只手,自己活动了下,冷声接了下去。
“除了第一次是被玖兰前辈你引出来,后面的每一次简直就是遇到一个哨兵就会被迫自动解锁的万能哨兵wifi好嘛!”
“那如果你被标记之后呢?”
轻浅的吻落在耳边,落在颈项,锥生零缩了缩,推开了凑上来发情的男人,反身仰头吻了吻玖兰枢的唇,在唇齿交缠间模糊不清地说着,“标记了就变成了单一连接模式啦……玖兰前辈。”
之后黑主学院除了正常放假再也没发生过停课这种好事了。

THE END

评论(4)
热度(45)
  1. 啊啊啊啊啊零酱~红枫糖茶 转载了此文字
© 红枫糖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