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风雨,且尊本心
 

【chrisdami】画

——起名废加烂尾
——由于漫画没补完,如果人物出现不合逻辑处请在指出同时告诉我应该是谁。
——混乱AU

达米安画了一幅画。
克里斯说不出画的是什么,因为经常跑遍整个地球到处救人的他从来都没看过这么奇怪的地方。
那副画里有着在阳光照耀下看起来异常壮观并且色彩明丽的庄园,还有着色浓重却相当暗淡的草原。
就像是跑错了地方的韦恩庄园和堪萨斯草原,光明与阴暗既突兀又和谐。
“不,我想画的不是这个。”
克里斯的生日那天,达米安画了这幅画,克里斯很开心,他认为这就像蝙蝠侠和超人融洽又和谐的大方关系一样,但是达米安否认了这个想法。
“那你想画的是什么?”
“……不,别管了,你喜欢就好。”
克里斯不是喜欢在大家开心的时候紧抓着某件事不放的人,但是他明白达米安可能想要另一个效果。
既然不想在生日聚会上当着所有人的面说,那他们总会在私底下把这件事搞清楚的。
但是那天晚上达米安因为要夜巡早早地就回了哥谭,而后两个人忙的不可开交,并没有足够的时间让克里斯去弄清楚这件事。
甚至到了几个月后被联盟事务和外星入侵等等等折腾不轻的克里斯已经忘了自己还有过这个想法。
直到他被现任神奇女侠阿尔忒密斯的通讯从思考中惊醒,只听到“达米安受伤了”这六个字。
距离达米安生日其实没几天了。
他其实也为达米安画了一幅画。
但是不同于达米安的专业手法,那只是一幅他用了无数闲暇时光一笔一画勾勒出的很久很久以前笑的骄傲又灿烂的达米安的素描画像。
那个没有戴着任何面具的达米安的画像。
完全的业余。
他本来是想把那副画留在身边的,只是又总是在每一次看见达米安藏在面具后皱着的眉头和压平的嘴角时想要送出去。
克里斯脑子里乱哄哄地涌出关于达米安的一切,担心地往韦恩庄园飞过去。
“你来干什么!只是眼伤!不是瞎了!”
背后长眼的达米安再一次精确地察觉到了他的到来,要是他的眼睛部分没有被绷带包裹并且朝着窗户而不是墙壁的话克里斯可能会止步在窗外,飘着问候两句就回去。
很可惜,事实如此,由不得克里斯不留下来。
“眼睛怎么会受伤?”
他靠近了点,有点自责地伸手轻轻碰了碰达米安的眼睛部位。
“别碰我!”达米安心塞地拍开他的手,“还记得我之前送你的画吗?”
“嗯。”
“带我去画室。然后告诉你——”他打横抱起达米安,一个瞬移,“——下次再这么干,我一定要在庄园安个氪石屏障。”
画室里不同的画被放的到处都是,最大的一幅还没有画完的样子,浓重的黑云之间有一个赭红色的月亮,下方却是淡的几乎看不到的海水和浅青色的海涯。
色调混乱极了。
克里斯放下了达米安,刚想四处看看,就发现达米安并没有放开他的手。
“我基本上是一个人呆在这里的。所以没察觉到眼睛出了问题。”
“直到今天阿尔忒密斯来拿画,我才知道。所以刚才叫了午夜医生来看了看。”
达米安站在他身边,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一直握着克里斯的手没有放开。
“他说可能是几个月前被那场魔法师战争波及到了。”
“于是找了扎塔娜来看了。”
达米安的手握紧了,克里斯没吭声地向下降。。
“扎塔娜施了个法,大概是让我的眼睛待机一段时间再重启就可以恢复了。”
“也就是说,你现在看不见?”
克里斯落了地,靴子刻意碾过脚下的泥土,他站到了达米安的面前,影子遮了达米安半张脸。
“差不多。我更倾向于她给我的眼睛加了滤镜,我什么颜色都看不见了,午夜为了防止我因为感受不到光度而伤到眼睛就帮我包扎了。”
“……”
“克里斯?”达米安的眉头又皱紧了。
“我很抱歉,之前我就该问的。”
克里斯低声道歉,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按住了达米安的眉头。
“达米安,我想送你个东西。”
“我现在看不到。”
“没关系。”
克里斯把自己画的素描搁在了那块颜料快要干透的画布边上。
“等你生日的时候再来画室拿吧。”
他回握住达米安的手,半强硬地带着他走出了画室。
“!希望不是什么无聊的简笔画。”
克里斯仗着达米安看不见,苦笑了下。
“好好休息吧,我会陪着你的。”
end
ps:
然后克里斯陪了达米安整整一天,二十四个小时。
达米安的眼睛只花了十二个小时就好了,但是他没说。
达米安老老实实地等到了他生日才再次踏足画室,在他郁闷地收拾着自己的画烂的那堆东西时看到了克里斯的素描。
“这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你送个男人的画像给我干嘛?”
“那是你啊。”
“……”

评论(2)
热度(11)
© 红枫糖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