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风雨,且尊本心
 

【枢零】岛与海

——五一快乐!
——改成了短篇,大概有点芭比人鱼公主的感觉_(:_」∠)_
——枢零永恒= ̄ω ̄=
——【ooc有】

岛与海

亚述大陆实际上算得上一个庞大的飞行器,在宇宙中通过跃迁到达各个星球,收留了很多流浪者,也让很多流浪者找到了栖息的地方。
零看过亚述原本的外观投影,银蓝色的数个巨大银环围绕着主控制舱交错着几乎可以算作一个星球。
但是现在她只是停留在某一个星球上空的一个巨大大陆,尘埃被她的动力引擎吸附而结成厚厚的土壤,然后不知道银蓝色的外壁上在去哪个星球蹭上的植物种子在土壤逐渐坚实后开始发芽生长。

零一直待在主控室,亚述派出了她的拟生态机器人后就很少再和他“说”过什么。
最近的一次是通知他打开飞船的传送舱,准备好抗压强传输机。
亚述曾经在跃迁前给出过每个星球的名字和资料,她是个任性的飞船,一定要去这么些个地方,不管自己到底有没有乘客。
大多数乘客都只是被她安放在居住区,主控制室很少开放过,主要是大部分流浪者并不理解这些东西而她也不需要有人驾驶自己。
但零是个例外,他从一开始就是被接收到了主控室,在亚述因为他们星球难得一见的光能乱流造成引擎暂时失效时,亚述在生物检索中找到了躲在阴影里奄奄一息的零。

零,来自一个以生物光能为能源的星球,天生不能使用他们的生物光能,并在其中暴露过久会导致皮肤轻度溃烂。
即使他的父母为他研制了一身黑色蔽光制服,他也无法向他的弟弟一缕一样利用光能平地飞行。
所以他不能在宇宙旅行里照应自己弟弟的后背,在一缕离开三年后他失去了一缕的消息。

亚述来的那天星球遭遇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光能风暴,他穿着制服却依然受到了影响。他昏迷了。
等他醒来,便是在亚述的主控室里,被这艘飞船强行“阅读”了自己的生物信息。
后来风暴结束,他却再也找不到自己生活过的那片区域,风暴改变了地貌,一起消失的还有他的父母。
他选择了留在亚述。
【为什么?】
“因为我的星球排斥我。”

这颗星球叫哈迪斯,按照零星球上的文化翻译出来的信息,这里只有水。
至于生物,亚述并没有详细资料。
所以她“想”来。
没有多少人对这样一个星球感兴趣,在亚述离开上一个星球前只有锥生零没有踏上离开的飞船。
他不想离开,亚述于他是唯一一个可以算的上家的地方,在失去了父母,失去了唯一的弟弟之后,他不想再失去给了他栖身之处的亚述。

【叮——】
【资料传输中,请开启抗压强传输机。零,请穿上纳米潜水服。】
独特的机械音让零从那片海蓝中回过神来,他点了下主机上的天青色按钮,低声回道。
“资料已接收。请发送传输坐标。”

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用文字或是二维图像来表达,有的美好只有亲眼所见才能感受到。
零不知道如此深沉的黑暗里还会有这样美丽的地方存在,和这样美丽的生物。
他乘着梭型传输机,从数百米的高空潜入了近千米的海洋深处,在传输机发出微弱的浅蓝色时亚述开启了舱门。
他看见闪着光芒的鳞片一闪而过,然后地面似乎是受到那不同于他星球的那温柔的光能的影响,渐次亮了起来。
【欢迎来到哈迪斯的海星区。】
一个声音突兀地响在脑内,之前一闪而过的存在似乎是围绕着他游了一圈,而后退回了正在亮起的区域里。
长如海藻的墨色头发,晶莹剔透的浅红色眼睛,对零而言相当俊美的面容,以及那几乎布满身体的美丽的黑色鳞片,那条修长有力的下肢,薄如轻纱展若蝶翼的尾鳍。
一如那个声音般优雅,美好的存在。
【你好,我是零。】
【你可以叫我枢。】

【跟我来。】
枢向他伸出手,指尖黑色的鳞片反射着微弱的光,他们之下,海星区初始层的亮度逐渐达到传输机的亮度,然后第二层开始深深浅浅地泛起微光来。
承载着亚述部分核心的细小光球从传输机蹦哒了出来,蹭了蹭零的手指。
【带我进去,零。哈迪斯的原住民在邀请我们。】
【好。】
光球跳跃着嵌入他手腕上的纳米潜水服的微型电脑内,枢则是安静地等着,零握紧了那只手,冲他微笑,虽然纳米潜水服只允许他露出了一双眼睛。
【你的眼睛非常美。】
【什么?】
原住民回了他一个微笑,拉住他径直冲向了海星区还未亮起的地方。
【月光模式启动。】
【亚述?】
零从没想过会以这种方式实现自己飞行的愿望,纳米潜水服缓慢地泛起了波动般的银蓝色,跟下方的区域遥遥呼应着。
光芒就像是被星点火种点燃的火炬,轰然扩散开来。光芒的平原。海星区。
像是他披着黑色制服长久窥视的那片星球之上永恒不灭的光河。
只有“飞翔”才能真正领略其美好。

【现在你看起来很像我们。】
零听见枢这么评价道。
他看不见,只能从那双眼睛里看见一个镜像,有着微弱光芒的银发紫眸的青年的脸的镜像。
【不。】
零摇了摇头,看着远方已然被光芒暴露的城市。
无论身着什么,他也不是哈迪斯的一份子。
枢似乎明白刚才的话冒犯了他,便转移了话题。
【欢迎来到我的王国,海星城。】

拉特城很美,建筑更属于星球的鬼斧神工,结构神奇却利于栖息,唯一一个不像是星球自我生成的,是建筑之上漂起的发光星状物。
【这里很美。】
但零注意到亚述在进来后就没再开启录像功能。
【所以我不想记录下来。这样也许我就会回来。】
【谢谢你们的赞美。】
枢点头,但是仍拉着他向着城中心游去。那里有一个巨大的漂浮着的星状物,依然发着光。
近了的时候,零才看清那是一个缓缓升起的巨大机械。
【STAR?!】
亚述惊讶的语气与生物无异,在零停在机械边缘时飞快地窜出了他的潜水服,就要砸到机械上。
那只布满细鳞的修长手掌拦下了她。
零惊讶地挑了挑眉。
【他是城市的能源控制者,请原谅我不能让你这么鲁莽地接触他。】
零拢回了亚述,他注意到自己的指尖依然泛着浅淡的蓝,但早在进入城中时亚述就关闭了月光模式。
【他的能量似乎在泄露。】
听到他的话的男人有点意外的神色,然后亚述替他解释了下。
【零是光之星的住民,对于光能的感应非常敏感。】
【光之星……也许你们的确能帮助我解决这个问题。】
枢听闻沉思了一会,伸出手按上了STAR前方的虚空。
零感觉到什么屏障似乎消失了,汹涌的光涌进他的身体了,但身体没有任何排斥,几乎成了只有光的透明容器。
亚述猛的跳出了他的手,冲进了STAR的机体内。
【他泄露的能量……在转化你。】
零昏过去前最后听见的就是枢这句惊叹。

【所以这只是暂时的?】
他看着自己身上银色的鳞片,对绕着自己跳来跳去的小光球确认道。
亚述却急不可耐地用在他眼前猛跳了两下作为确认。
她在传载资料到主机。
STAR的光能泄露似乎到达了异常危险的程度,而根据零所了解到的,这里的原住民因为居住在海洋深处并不能接触这种强度的光能。
所谓“见光死”。
枢的弱化屏障也只是一时之用。

这位海星城之主在亚述告知他问题的严重性后带他们来到了STAR的主控室,或者严格来说,那个和亚述相同的存放其程序核心的地方。
亚述试图激活STAR的自我意识以求解决方法,但却发现STAR的核心少了一组核心代码。
这意味着STAR尚有一个子控制端游离在外。
那组代码的坐标在亚述的帮助下被迅速确定。
海星城主却提出要独自一人前去。

【你不相信我?】零问。
【不相信。】枢很坦然,他的指尖划过那些三维图像,点了点那处坐标。
【而且我不想让你因此送命。】
【多谢关心。】零讥讽道,【但我不需要,你需要亚述,那你就需要我。】
【可我们要去的那个地方需要你足够了解自己。】
见识广博的城主显然是有所根据。
【但在我看来,零,你并不足够了解自己。】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在我们这里,内心与容貌是相称的。经STAR转化的身体,你到现在还没有看到过全貌吧】
亚述很适时地给出了镜像反射图。
零有点惊讶。
他以为的鳞片其实是一种图腾,蔓延了整个上半身,而他的两条腿,则是被暂时转化成了一条有着蓝色图腾的银色长尾。
【这种图腾是可以随你控制的。】
火红的纹路在枢的手背燃出一个类似五瓣花的图案就消失了。
【它代表了“你”。独一无二的你。】
零看着自己手背上的繁复的纹路,摇了摇头。
【我不明白它的含义。】
【但是我确定我了解我最需要了解的那部分。】
枢托起他的手,垂着眼吻了吻。
【你的这部分在我们的语言里意为“信念”。】
零下意识地掐住了他的手心,手背上蓝色的纹路几乎要发起光来。
【非常的美。】
【这才是你。】
【一定要记住。】

【真实之海。】
零看着下面透着微弱紫光的狭窄裂缝,开启了亚述的录像功能。
【走吧。】
他看向枢,眼神清澈而坚定。
枢点头。
经过紫光的那一瞬间像是过了一生,零看着逐渐在指尖流逝的父母和弟弟影像的碎片,握紧了玖兰枢的手,那只手以同样的力量回握。
泪水刹那滴落,仅有一滴。

【STAR!!!】
小光球亚述一路狂飙而去,目标直指那只被困在紫色能量球内的银蓝色星星。
零追了过去,没注意到枢小心翼翼把那滴泪拨回自己手心虚虚握住。
信念,是一种孤独的存在。
零,被这种孤独所伤。

【要走了吗?】
STAR的能源泄露成功解决,枢在亚述和STAR叙旧的时候问零。
【要看亚述。】
零没有给出肯定的答案。
【那这个还是还给你比较好。】
枢取出一颗紫色的泪滴状挂饰,淡紫色的流动的屏障内,是一颗晶莹的水滴,那是零的眼泪。
【记得我,记得这里。】
【我愿意为你提供栖息之所。】
海洋永远拥抱岛。

end

评论(8)
热度(11)
© 红枫糖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