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风雨,且尊本心
 

【Chrisdami】三梦

先让我祝狗酱生日快乐⊙▽⊙!!!
然后下面的文狗酱请注意:烂尾,烂尾,烂尾了Q_Q!!!!
我真的非常抱歉,文力不够跑来写,想象中的遗迹探险变成了神神叨叨的自说自话。
但是我跟你保证,如果我想到更好的结尾,我会立刻改的。
请别对我失望😞😞😞
再一次为文力感到抱歉。
2016.7.01
改了一段_(:_」∠)_老衲尽力了_(:_」∠)_
1
他做了个梦。
梦里有个感觉异常熟悉的棕发男孩。
男孩的父亲是位固执己见的神父,母亲是个唯他的父亲是从的前任修女。
男孩出生后的第十三年第十三天,镇子里就爆发了瘟疫。
流言伴随着疾病在整个城镇里蔓延开来。
男孩逐渐被所有人疏远。
愚忠上帝的神父信以为真,亲手将自己的孩子绑上了十字架。
那孩子哭诉着向母亲求救,而那母亲用黑色的布料包裹住他的身体,缠住他的口鼻,遮住他的眼睛,然后点燃了他脚下堆积如半人高的柴火。
没有人去救那个一直挣扎的孩子。
所有人都带着喜悦和期待欢呼着等待那孩子被彻底焚烧殆尽。
Damian的眼前忽然一片黑暗,灼烧的感觉从脚下缓慢地舔舐上来,他挣扎着想要醒来,却一直被束缚着身体。
灼烫感烧到了手指,烧到了脖子,烧到了眼睛,Damian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痛苦的嘶吼。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失去了一切感觉,再睁开眼时,惨白的阳光透过屋顶的窗户径直投射在他的脸上。
他的手边有一张被反复抓揉的纸条,上面写着那个他父亲为他占卜找到的遗迹——Wizard祭炼谷。
2
“你真的要去?那个梦也许只是个意外。”
Dick看着在自己的药房里的Damian挑挑拣拣着为数不多的有关亡灵类的魔药,随意地问了一句。
“你确定?一个法师会莫名其妙做梦?还会莫名其妙地中了交换魔法?”
路过的Tim抱着他收藏的各类关于亡灵的书籍,因为大早上被Damian叫起来找书而散发着无边的怨气,一脸“别开玩笑了这可是牺牲了我的睡眠的很重要的事”的表情。
Damian则是挑好一瓶大剂量的能增强人精神力以突破梦境的药剂,迈出药房,接过Tim带来的书,沉默地回到了自己在顶楼的房间。
他的沉默太不正常,Tim和Dick交换了一个眼神。
“Bruce知道吗?自从他为Damian做过占卜,Damian为了那个鬼地方几乎算的上是废寝忘食了,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在意什么东西。”
Tim揉着眉头,想起今天早上来叫醒他的Damian的苍白的脸,他从未见过这样的Damian,这让他感到不安。
“大概是知道的吧,毕竟这个地方是他找到的不是吗?”Dick抬头看着天花板,好像能看到在上面收拾行李的Damian一样长久地望着。
“他总是那个考虑最多的人不是吗?所以不用担心Damian,那可是他的儿子啊。”
3
Damian在正午离开家,直到午夜圆月高升才到达祭炼谷的边缘。
Wizard祭炼谷,是带有魔力的人都会回避的地方。倒不是说这里有着巨型的魔怪或者极重的魔法迷瘴或者有着极多的怨灵,而是这里有无形的空间迷宫。
多年以来极少有人穿过迷宫,即使有他们也都没再被人见到从这里出来过。
Damian是一位近战法师,同时也是师承他父亲的暗系法师。
他的修行到了一个瓶颈,而他的父亲给他的唯一帮助就是为他找到这个地方。
“对每个人而言,都会有一个地方是特别的。希望这个能对你有所帮助。”
坐在月光下的父亲一身黑袍,一脸疲倦地说着,他身边的人递给Damian一张纸条。
他想问些什么,却觉得什么也问不出。
父亲竭力想再说些什么,但是被身旁的人拦住,那名叫做Clark的白袍男子对他眨了眨眼睛,用手指点着自己的眉心。
Damian皱眉,但是当Clark走过来的时候乖乖地站在那里等着。指尖触上眉间皮肤的那一刻,一个完整的地图便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他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Clark只是收回了手指,露出了个得意的笑容,做了个手势意思要他为此保密。
他很是认真地点了点头,看着父亲站起身被Clark扶住摇晃的身体,一黑一白的身影瞬间消失在浅蓝的月光里。
而今天的月光却和那天完全不同,金黄色的圆盘悬在深蓝色的辽阔天空,明亮的月光将祭炼谷真正的入口——重重漩涡里略微发暗几乎消失的一个五芒星——清楚地照了出来。
Damian检查了一下自己带的东西,确认无误后握紧自己的长刀刀柄,毫不迟疑地走了进去。
“说真的为什么会占卜到这个地方?”
“说真的你为什么这么嫌弃这里?”
“……我不喜欢这里。”
“我也一样。但是该遇上的还是要遇上的。我早在接回他的那一年就占卜过,这次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以防万一会累成那样?”
“闭嘴。你知道这不能说。”
4
Damian觉得自己在做另一个梦。
梦里是一个依然很熟悉的棕发青年。
青年身穿深蓝色的制服,和一个火一样红的女人一起战斗在战场上。
他看见青年在战场挥拳的冰冷模样,也看见青年和女人偶尔对视时的灿烂微笑。
他看见战后两个人被欢呼的人名包围,骄傲自豪的笑容永不褪色。他看见短暂的和平时两人相互依偎着缠绵悱恻的接吻做爱。
但他始终看不清青年的眼睛。
青年是一个外乡人,被成为护卫队队长的女人偶遇搭救,而后成为了战争的英雄。
女人的追求者中不乏极端之人,对青年的不满早已深之入骨。
终于在一次不合时宜的惨败后,有谣言在护卫队里传开。
Damian闭上眼睛,却仍然能看见那些曾经亲近青年的人怀疑的神色。
只有女人相信他,也只有女人了解他。
当别人鼓动着她交出叛徒时,她只是望了他一眼,Damian也终于看清了那双眼睛,金棕色的眸子里只有女人一个人的影子,女人答应了。
Damian感觉到手脚被带上锁链,仰面躺在一块巨大的石板上,血液从身体里流出来,带来逐渐浓重的晕眩感和疼痛感。
很快黑暗就真正降临了他的视野。
药物起效了。他撑过了这奇怪的黑暗,再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破败的教堂式建筑里。
拱形的穹顶上壁画斑驳,只能隐约看出是一只巨大的黑色的龙型生物。
他爬起身,扫视一周,建筑里只有一排排沉默的石椅,龟裂的大理石地板,以及只余下框架和少许彩色玻璃的巨大窗户。
告解室上松松地缠着锁链,狭小的铁窗里红光有规律的闪烁着。
他靠近,锁链在他触碰的一刹那滑落,一个黑影从里面猛地撞到他怀里,猝不及防地把他推倒在地。
背部磕在地上,火辣辣地疼,腰却被身上的东西抱住,Damian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身上的家伙,光滑温热的肌肤让他像触电一样地缩回手。
颈间的领子被蹭开,柔软的头发,时不时蹭过皮肤的嘴唇和鼻子,Damian回过神来,自己碰上了一个有肌肤饥渴症的……人形生物。
“松开我。”
那双抱着他的腰的手紧了紧,Damian重复了一遍,曲起膝盖准备着。
“松开我!”
那个东西听见后脑袋用力地蹭了蹭他的脖子,蹭的他火气暴涨,他踢出腿的一刹那,那家伙就从他身上跳了开来。
Damian一跃而起,警惕地打量着面前的人,却在看到那张脸时愣住了。
金棕色的饱含温柔的眼睛,笑起来单薄的唇瓣,棱角分明的下巴。
他梦里的人活生生地站在他的面前。Damian想捏捏对方的脸确认是不是真的,余痛未消的后背则提醒别做蠢事。
他眼前的青年模样的男人则是在他的目光下露出了尴尬的表情,尴尬?好歹他也是男人,没穿衣服也不会……Damian的表情僵硬了一秒,下一秒他就把他身上的斗篷解下来扔了过去。
那青年披上了斗篷,神态自然地又要走近他。
“等等!你到底是谁?”Damian握住刀柄的动作让他停下了脚步。
“……Lor-Zod。”
青年认真地回答,不死心地继续向前走了一步。
“那两个梦跟你有关系?”
Lor有一瞬间的疑惑,“梦?”他的脚踩到破碎的大理石上发出沙沙的响声,他低头看了看地面,又抬头看了看周围,表情猛地低落起来。
Damian心叫不好,调动所有神经地盯着对方,保持着平静的语气接着问,“我由那两个梦指引而来,真的不是你让我做的梦吗?”
Lor没有回答,并且表情越发的痛苦,Damian抽出了刀,却在下一刻Lor抱头倒地的瞬间犹豫地按下一寸。
“喂,你到底——”
Damian的声音不大,却让Lor突然抬起头来。那双金棕色的眸子红成一片地望向他,让他浑身汗毛直立。
Lor扑了过来,Damian的刀刚刚扬起,刀锋穿破皮肉的声音和那个人低声的呜咽在Damian的耳边无限放大,他被那个人连同长刀抱在怀里,血液浸入衣服,滚烫犹如梦里舔舐皮肤的火舌,他被烫的松开刀柄,长刀落地当啷一声。
5
Lor的伤口在他拔出刀后就不再流血,并逐渐愈合。
Damian觉得胸前那摊血越发灼热,几乎烫破皮肤逼出心中积攒已久的郁气,他有点扛不住的扯开领口,却发现那血色渗进了皮肤,怎么也抹消不了。
“那你到底是谁……”
Lor站在离他一步远的地方,眼睛里的红色缓慢地加深,面上先是无措而后逐渐绝望,他握紧胸口的斗篷,环视着这个破败荒凉的教堂。
“……我原以为她会来找我……”
“……因为我是不死的……”
“……可是我已经想她念她很久……”
“……却无法再见她……!”
Damian的额际不断滴落豆大汗珠,也许是汗水糊了眼睛,教堂外的时空时明时暗,眼前的青年脸色也越发阴暗狰狞,他竭力在高热灼烧中思考着,却只能在焦急里想到一些破碎的信息。
【Dick看他举起的那瓶深红色液体紧张地一把夺过。“……龙的血可是有毒的……”
Clark抱着Bruce瞬间消失在空气里……
破败的教堂上方是形状像龙的庞然壁画……
还有无数的碎片里闪过的人影和众多声音异口同声地呼唤……】
“……Chris……”
他无意识地重复着那个在脑海里喃喃碎语里被千万次呼唤的名字,神智已然接近呆滞,全身无力地跪倒在地。
“Chris……”
“Chris……”
他紧闭着眼,抱着头蜷缩在地板上,衣衫被汗水浸透黏在身体上,嘴唇都干的起皮,却仍然一个劲地呢喃着。
他没看见地板上的裂痕开始消失,没看见石椅脚下的杂草逐渐枯萎零落成灰,没看见他的斗篷从他低声喊着那个名字的时候滑落在地。
一双骨架嶙峋鳞片乌黑的翅膀率先伸展,在那反反复复的呼唤中Lor痛苦地嘶吼着,他的身体一寸寸地增高,延展,在Damian气若游丝几乎昏迷的时候,摆了摆那条两米长的尾巴,一个转身就化作一条黑鳞巨龙,冲向了Damian。
“你是谁!”
“不要喊那个名字!”
Damian却根本听不见那恐怖的龙吼,他抱住自己的脑袋,在无数的碎片里看见Lor的,他自己的,那些被埋在心底少年时的记忆又被翻起,他一直以来无法坦坦荡荡面对的那些旧事一起涌来让他几乎分不清自己所见的到底是什么。
【“龙有很多种能力,但是很久之前有传说有一种龙可以混乱时空颠倒记忆,是龙里有名的‘夜翼’一族。”
“你拿的药只是加强你的精神力暂时不被它的能力影响,每次使用都会削弱它的效力,所以用的次数越少越好……”
“龙类的真名在他们出生的时候就会被刻在他们的灵魂里,而‘夜翼’的真名就是他们诞生的第一个空间里被赋予的名字。”】
“Chris……”
这是这条龙的名字吗?Damian看着扑在自己身上的血盆大口,模模糊糊地像是看到了初梦里的男孩刚出生时被神父抱在怀里洗礼,和自己被站在撒拉路池中的母亲举起,在嚎啕大哭中接受祝福。
所有的诞生都是幸事。
“只可惜我们都不太受欢迎……”
他伸出手虚挡住巨大的龙吻,把自己包里的药物直接砸了扑到面前的Lor一头一脸。
Lor冲他怒吼,晃着脑袋想把药物拂去,眼中的血红却逐渐淡化。
“蠢龙……”
Damian不知道怎么解龙血的毒,只能躺在地上冷眼看着眼前这个大个笨拙地挠着脑袋,等着它清醒过来。
6
又是一个梦。
却是跟Chris无关的一个梦。
撒拉路池碧绿的池水隐隐泛着冷幽幽的光,他看见年幼的自己在池边练习魔法,自己和母亲每年的比试;场景一换,自己一个人走过的那些所谓试炼,染血的祭坛,黑暗的山洞,幽深的丛林……最后是自己遇到父亲的黑暗之城,有自己一群兄弟的韦恩老宅。
他看着这些离自己远去,身边重归黑暗,却明白龙血的效力已经消失,接着一声若有似无的龙吟让他从黑暗里清醒过来。
他躺在龙的背上,已经出了时空迷宫,向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古怪祭坛飞去。祭坛上面有两个人正在等着他。
“父亲?!”
龙伏低身体,让无力的Damian滑了下去,靠在它身上,Bruce扶过自己的小儿子,给Clark丢了个眼色,白袍子的Clark就甩了甩手,变成了另一头蓝色巨龙,与黑龙一起展开翅膀互相问候。
Damian看着Bruce满脸的求解释。
“这里本来是“夜翼”一族的栖息地,而后因为他们特殊的能力受人眼红,于是很多人经常来到祭炼谷寻找他们,有的是猎杀,有的是捕捉,时间一长,住在谷里的夜翼们就打算用自己的能力建立屏障拦住外人。结果,由于这个迷宫所用能力过多使得谷里时空混乱,将几个无辜的幼龙牵扯了进去,Clark是这样,你带来的这一位大概也是这样。”
“不过时空也是有所相连,你做的梦就是转移时空的线索。如果你已经清楚了他的真名,你就可以带他彻底脱离谷中迷宫。”
Bruce尽量简洁地解释,拍拍他的肩。
“我占卜到了这里是你必须要来的一个地方,只是不知道对你是有益还是有害。现在看起来应该是无害的。”
Damian听着父亲难得的唠叨,看着黑龙金棕色的眼睛点了点头。
至于捡到一条龙之后的Damian的各种心累现在他们是不可能知道的。

完结完结完结啊!

评论(6)
热度(12)
© 红枫糖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