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风雨,且尊本心
 

【枢零】假如玖兰枢变成了女性……

@夕禾  哪位好心人帮我在评论区用电脑艾特下_(:_」∠)_
感谢你的梗……但是因为想象力不够所以写出来怪怪的。
性转AU
不排除因为根深蒂固的观念问题【关于各种方面】而造成的大量ooc
主要想表达,呃,即使玖兰枢变成了女人也依然悲剧?我还没有做好用这种梗开车的准备,想开车的请自己动手。

1
“枢姐姐,枢姐姐,长大我可以和你结婚吗?”
黑主优姬扯住自己面前的蕾丝裙摆,满眼天真的问。
被叫做姐姐的某个妹控把自己的小妹妹抱进怀里,优姬伸出手握住一缕棕色的头发。
“优姬怎么会想要跟我结婚呢?”
名字起的非常男子气概的玖兰枢殿下认真的问,毫不掩饰自己对妹妹如此钟爱自己感到异常欣喜。
“因为爸爸说,要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结婚啊!我最喜欢枢姐姐了!”
“哎?优姬不是最喜欢零君吗?”
“哎?”两双相似的酒红色眸子对视了一下,优姬松开了头发,疑惑地眨了眨眼睛,肥嘟嘟的脸蛋被枢伸手揉了揉。
“也可以和零酱结婚吗——疼!”
“……小家伙可真贪心……”枢看着自己被拍开的手,和被飞快赶来的黑主迅速抱走的妹妹,一脸的无奈加无语。

2
“锥生君对我还真是警惕呢。”
玖兰枢看着上前一步挡在优姬前面的银发小少年,眼底不见笑意。
优姬敏感地察觉到枢姐姐身上异常低沉的气场,扯了扯自己拖过来的零。
“零,枢姐姐不是故意发脾气啦!”
小零则是皱了皱鼻子,盯着眼前头发披散着披着风衣带着手套的比自己高半个头的枢,他闻到了血的味道。
“今天不行!”
枢沉默,对于零可以闻到血腥味感到惊讶,但同时也愈发气愤,她在来的路上宰了几个跟踪的level B,一想到那群level B离黑主学园如此之近,她就忍不住担心优姬。
所以结束后就直接来到学园了。
还好优姬没事。
玖兰·妹控·枢看着硬要拦在自己和妹妹之间的银发少年,默默地在心里各种戳小人各种诅咒,但脑袋还是清醒的,怎么也不能毁掉自己在优姬心里的形象,只好维持着皮笑肉不笑的脸跟优姬告了别。
走着瞧,锥生零。

3
“真是没见过这种死撑着的level E。”
玖兰枢穿着白色的夜间部校服窝在沙发上,海藻般的头发披散开来,对昨晚见到的又挡在自己和优姬之间一脸寒霜的锥生零一脸不屑。
蓝堂和一条交换了个眼神,确认今天的殿下一切正常,尤其是脾气也不错后,非常谨慎地问了句,“Level E?是指锥生零吗?”
玖兰枢翻了个白眼,蓝堂英把这默认为肯定的意思。于是特真诚地给了枢公主建议。
“我愿意为枢大人把他杀掉!”
然后他就收到了来自一条的白眼,明晃晃的无语加怜悯。
玖兰枢则是抬了抬眼,威压如山一般陡然压下,蓝堂不防,跪倒在地。
“记住。没我的允许谁也不准动他!”

4
“优姬,别怕。”
“枢姐姐……”那孩子倔强地拦在她面前不让她靠近袭击她的零。
优姬已经17岁了,玖兰枢看着那张越来越像树理的面容叹了口气。
她拉下优姬按住脖子的手,凑上去舔了舔,伤口缓慢地愈合。
锥生零则是仍沉浸在巨大的震惊和后悔中,表情越发地痛苦。
“锥生君,事到如今你还是不愿妥协吗?”
玖兰枢把愈合时失去意识的优姬靠在自己怀里,对那个少年伸出手。
“如果不愿意堕落,那你就应该用尽一切手段来保持理智。”
银发少年紫色的瞳孔里第一次不带任何敌意地看着她,但其中的迷茫痛苦却让枢皱眉。
棕发及腰的艳丽恶魔向他伸出了手,可谁又能评判跟恶魔交易就是堕落呢?
锥生零回握了那只手。

5
“给哦,优姬。树脂玫瑰。”
“哇哦,真的有!谢谢枢前辈!”优姬开心地给了玖兰枢一个拥抱。
玖兰枢揉揉她的头发,取笑道,“还真是少女心啊!”
旁边的银发少年任劳任怨地填着销假和回校人数确认。
“零也有礼物。”
玖兰枢把手里从校门口一直拖到夜间部宿舍门口的等人高的人形物品放正,煞有其事地拍着类似肩膀高度的地方,“诅咒人偶。专门为零定做的礼物呢。”
“哇哦!!!!”优姬的眼睛陡然发亮,与锥生零活像吞了只苍蝇的阴云密布成了鲜明反比。
“不说声谢谢?”
玖兰枢把人偶扔他怀里,挑眉。
“……谢谢。”锥生零咬牙切齿地回答,忍了忍,忍住了用脚踩碎人偶的冲动,但没忍住扔的冲动。
“零!”
“请玖兰前辈赶紧回宿舍!我要登记下一个了!”
回答优姬的是臂力爆发把人偶扔进夜间部宿舍长房间窗户的脸部肌肉抽搐的锥生零。
“那么优姬,我先回去了。”
棕发女王笑的优雅又恣意,冲优姬摆了摆手。

6
“枢姐姐,我想为零做点什么啊……”
少女哭泣的脸还在面前晃动,玖兰枢克制住浮躁的心绪,从舞会里脱身而出。
风带来少女和绯樱闲的对话,枢站在阳台上,一动也不动地听着,听着自己妹妹的被风带来的极低的啜泣。
“你在这里干什么?!”
身后青年的声音让她不小心放松了注意力,手里的杯子瞬间炸裂,把手掌割的伤痕累累。
锥生零一脸惊讶,而后眼睛里闪过一丝红色。
玖兰枢像是什么都没察觉一样向他伸出满是血液的手。
“喝掉吧。舞会也该结束了。”
锥生零皱紧了眉头,眼前穿着深红色礼服的女子周身弥漫着不稳定的威压。
“快喝!”
她几乎听到优姬因为绯樱闲的缓慢靠近加速的心跳。
锥生零扛不住地单膝跪地,被她抬起头,纯血种极重极深地划开自己的腕部,让自己的血液流入青年的嘴唇上,而她自己却眼神放空地喃喃自语,“听啊,零,听得到吗?”
锥生零拼命克制住自己的欲望,分辨着夹杂在扑面而来的浓郁血香里的另一个味道。
“优姬!”
他几乎是在分辨出的一瞬间就打开了枢按住他下巴的手,跃下阳台径直向绯樱闲住的废弃校舍赶了过去。
一条拓麻从门后走了出来,看着枢欲言又止。
“去宣布舞会结束吧。”女子的影子孤独地浸在一地的鲜血里,枢挥了挥手,血液化成了细沙随着风拂过黑色的裙角。

7
“虽然料到你不会袖手旁观,但是自己的宠物被抢果然还是让人有点不甘心。”
绯樱闲看着眼前穿着黑色长裙的女子,笑容里充满了解脱的味道。
“请一定要帮我杀了那个人啊。”
玖兰枢没吭声,听到锥生一缕匆忙的脚步声和凄厉的哭喊,她果断地把对面人的心脏取了出来,鲜血淋漓。
对她而言,却是非常具有诱惑力的美食。
“你会看到的。”
她感受着身体里陡增的力量,把手里的女人温柔地放在地板上,然后在锥生一缕一剑挥过来时瞬间消失。

8
“什么?!你爷爷要来?!”
“说不定他已经到门口了……”
蓝堂英敏感地察觉到门口蔓延开来的异样威压,脸色苍白。
“堂堂玖兰家的纯血种怎么连调教下属也不会。”
一头银发的一条一翁站在门口,不屑地看着面前这群脸色苍白还眼冒火星的年轻血族们,威压越来越重。
“原来是一翁,远道而来确实是我照顾不周。”
温和却强硬的女声从二楼传来,玖兰家长发飘飘的家主步伐优雅地走下楼梯,身后跟着面无表情的星炼。
一个Level B的威压再强也强不过纯血种。
一条一翁适可而止地停止了挑衅,但神色依然不屑。
“殿下的家臣可真是松懈。”
“喂!你这老——!”
蓝堂气不过,刚缓过气来就要开口,经过他面前的棕发女子看都没看一个耳光打了上来。
“管好你的嘴,英。”
黑色的衬衫,黑色的短裙,衣着简单却依然贵气逼人的玖兰枢停在所谓的家臣前方,沉着地露出笑容。
“一翁大人这可就误会了。他们可不仅仅是家臣啊。”

9
“为什么庇护我?”
银发青年坐在窗台上,擦拭着自己的血蔷薇试图将自己复杂的神色用夜色掩下。
“锥生君如果愿意这样理解也可以,”枢漫不经心地把自己的头发撩到一边,靠在沙发上浅浅地啜饮着手里的掺着血液锭剂的红酒。
“不过事实上,这里是战场,我早已准备好的战场,还不到允许元老院插手的时机。”
女子的深红瞳孔犹如深潭,锥生零看不到任何感情的存在,这让他心悸。
“做好准备吧。”
玖兰枢放下自己手里的空酒杯,从房间的一团阴影里走到月光下窗台上明亮的仿佛精灵的青年身边,眼神却望向黑主学园,望着远处无法看清的黑暗。
“到那个时候,也许谁都不会是原来的样子了。”
她转过头,眸子里映出近在咫尺的银发青年疑惑的脸,额头相抵。“谁都不会。”

10
“果然……是两个吸血鬼的味道!”
青年脸色狰狞地看着她们。
优姬伸出双手护住玖兰枢,瞬间长长的头发让这两个人的相似度越发接近。
锥生零无法对与自己一起成长的青梅竹马下手,枪口偏移,优姬身后的女子则是平静地看着他,高高在上地仿佛她才是那个俯视的人。
所有的行动都抵达了目的。
战争即将开始。
锥生零在那双寂静的眼睛里看到濒临终局的快意。
有些人只会靠力量和理智活着。
这是一场玖兰枢为自己设的局。

11
“优姬,不愿意的也可以留下来。”
玖兰家的家主看着自己妹妹留恋的眼神,站在静默的大雪里,低声地要求道。
那双跟她几乎一模一样的眸子看着她,明明是泫然欲泣的神色,却硬着头皮拉住了她的手。
玖兰枢叹了口气,凛冽的北风吹起她的风衣后摆,她摸了摸优姬的头。
“告别吧。”
她走向前,靠近到青年的枪几乎抵住胸口抵的发痛的程度。
“零。”
枢忽视着那只手的颤抖,捧住猎人的脸,仔仔细细地看着,“再见了。”
极轻极轻的一个吻。

11
“从一开始,枢姐姐就没打算活下去吧。即使说着想要变为人类。”
一身简单白色长裙的优姬站在那幅巨大的画像前,低声地感叹。
锥生零安静地站在她身后,看着画里露出笑容的穿着黑色礼服的女人,想起的却是站在熔炉前少见地穿着白色的衬衣长裤,披着米色风衣的女人。
【零,优姬她就拜托你了。】
四处屠杀纯血种,却依然没有沾染鲜血的玖兰枢站在熔炉边上,快要熄尽的火光给她的衣服镀上柔软的光芒。
【我本来就不应该存在。】
她脸上解脱的笑意在手指扎进胸膛的时候越来越大。
【但是零,】她把心脏放进熔炉,拼尽全力地再次向他伸出手,依然满是鲜血。
【如果给我一个想要活下去的理由的话,】他毫不迟疑地握住,接住女子瘫倒的身体,【我想成为和零一样的人类。】
“零?”
“……啊……抱歉。走吧,蓝堂英估计已经到了。”锥生零回神,看到一脸担心的优姬,冲她摇了摇头。
“小心自己的身体。你也……寿命将尽了。”优姬盯着他,她还是年轻的样子而他却早已满头灰白,那双盛满忧虑的深红色眼睛像极了那个女人离开时的眼睛,却仍然不是她。
锥生零点了点头,目送着她被蓝堂英接上车。
【真的非常庆幸,零还是人类。】
the end
12
“吸血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呢?”
“给我血的女人是个有着玖兰枢这么个奇怪名字的纯血种?一开始我还以为她是男的。后来基本上就是认真吃饭的感觉……除了无数遍被强调喂饭的是只叫玖兰枢的奇怪纯血种女人……”
“你觉得你的姐姐什么时候最美?”
“这个啊……好多时候!比如她穿着繁复的黑纱礼服在舞厅里和零一起跳舞的时候,比如她穿着夜间部校服跟我打招呼时裙摆飘荡的样子,比如我们住一起后她换上男装的英姿飒爽,我超爱她那身上身白色衬衫,下身黑色紧身裤脚踩黑色长靴的搭配!!!!”
“优姬小姐你的鼻血。。。”

评论(15)
热度(20)
© 红枫糖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