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风雨,且尊本心
 

【Chrisdami】有病吃药系列——真言药


preChris×不义Damian

私设是Chris利用Brainiac的机器逃到了坎多,被发现与传说中的夜翼共鸣,成为了教会一员,同时也被训练为夜翼的传承者。无火鸟Thara。Chris安全了,但依然是一个人。

人物感觉ooc的面目全非

概要:
夜翼死了,超人被抓了,Damian在混战里掉到了瓶中城坎多。

“真言药的药效是永久性的。”
“我可以选择沉默。”
“那么等价交换,一个问题换一个回答。”
“成交。”
1
棕发青年看起来与他年纪相仿,虽然被抓住的是自己,但是看着他脸上严重的淤伤,Damian不屑地撇了撇嘴。
Chris一看就知道他在想啥,他调大了治疗仪的功率,Damian毫无准备地迎来快速愈合的伤口带来的尖锐疼痛,他咬着牙忍下痛呼并抬头瞪视着面前一身蓝色盔甲的青年。
Chris挑衅地扯了扯嘴角。

“我想我大概知道你来自哪里,告诉我你的名字。”
“你想知道哪一个?”
“所有的。”
“Damian Wayne,罗宾,夜翼。我可不知道这里是哪?你又是谁?三个答案换两个问题。”
“你可以称呼我为Chris,也可以是夜翼,你在瓶中城坎多。还有认真的,我觉得那只算一个答案。我要叫你Damian。”
“哦,难怪你穿着这么可笑的铠甲。另一个夜翼。”
“彼此彼此。”

Damian不是没受过伤,他只是很少遇到这种古怪的情况。
Chris,就是那个他刚刚掉落坎多时遇到的青年,他抓住了他,但是这个城市貌似没有所谓的监狱。Damian被治好部分表层伤口,然后就被注射了Chris所说的真言剂。
当然他怀疑过这个药剂的真实性,但是Chris让刚刚苏醒的他做了个实验,比如一些简单的有着显而易见答案的问答。
然后Damian发现自己会身不由己地说出实话。
他只能咬紧牙关,尽力在Chris提出他不愿意回答的问题时扮演一个哑巴。
但实际情况是Chris需要的情报远比他需要的要少的多,他只交代了个名字,男人就不再询问他任何问题。他注定不能永远沉默。

“你没有别的问题了吗?”
“暂时没有了。”

Chris看Damian一脸强作镇定地坐在椅子上,微微一笑。

“真可惜我除了名字之外一点都不了解你,不然真言药一定会让我知道更多有意思的东西。”
“你了解也没用,真言药可不能强迫我说话。”
“但它可以保证你说的都是真的,或许有些甚至算得上你内心的秘密。”

Chris像个巧言令色的恶魔,丝毫不在意Damian愤恨的眼神,对他勾出了一个弧度极大的假笑。

“我是个喜欢秘密的人,也很擅长保存秘密。”
“说出来可就不算秘密了。”
“我可以慢慢等,等你告诉我。”

Damian在坎多呆了很久,完全陌生的城市,孤身一人,只有Chris会用名字来称呼他,其他人则更多地是无视了他的存在。
真言药像是他身体里出现的安全漏洞,尽管他挣扎反抗,Chris还是了解了更多信息。
起先只是Damian Wayne的存在被勾画出来,富家子弟,头脑聪明,言辞犀利,品味独特。
然后是罗宾这个角色,Damian清晰地记得自己给予自己这层身份的评价,他与我相差无几,只是更加暴躁易怒,过于莽撞。
但是夜翼这个词像是他精神上的一把锁,每一次在他忍不住对Chris自我剖析时他的灵魂就好像从身体里抽离,毫无感情地俯视着下面的这个无奈挣扎的人类。但每一次谈及夜翼他便失去了自我嘲讽的余韵,只能在Chris的试探下沉默。

“我以为你是懂得夜翼代表的意义才会成为一个夜翼。”
“……明白并不意味我就是一个合格的夜翼。”

他们的谈话坦诚相待,让Damian有了一种面前的男人是他长久相交的挚友,但实际上作为监管者和被囚禁者,他们之中只有自己袒露了真实。

2
Chris加入氪星教会已经有些年月了,在共鸣之后自己日复一日地梦见冰冷的天空和哀鸣的夜翼,孤独,悲伤,与夜翼同步的思维既被安抚又被伤害,疲惫感在他的血管里缓慢发酵,但关于Clark和Lois的记忆又让他坚持下去。
呆在这里总是比待在幻影监狱要好很多。
也许是因为氪星纯正的血统,也许是因为与夜翼逐渐加深的共鸣,也许是因为他令许多氪星人都汗颜的刻苦努力,人们开始遗忘这个人是抛弃他们的Zod的儿子,开始正式地称呼他为夜翼。
在这里,Chris这个名字鲜少有人提起,但Chris始终不能遗忘。
Damian的到来使他多了一点安慰,虽然那个脾气暴躁的青年大多数时间为了挑衅总是会称呼他为另一个夜翼,但至少会有人记得自己的另一个名字。
Damian确实是很聪明,Chris知道其实真言药没有这么大的效果,它始终强迫不了一个人说话,所以其他人在审问时总是会在问题里夹杂着一些心理暗示,诱导服药者开口。而Damian对于那些伎俩异常敏感,总是在下一句就选择沉默,甚至在谈话最开始的时候对Chris耍小花招,反向诱导Chris告诉他更多他想要的信息。
Chris乐此不疲地跟他交流,即使被反向诱导也不愿停止。
直到话题终止在夜翼这个对于他们双方而言都极其敏感的词汇上。
真言药是Damian身体上的“漏洞”,而好奇心是Chris精神上的“漏洞”。
他还是忍不住在Damian睡着时对他做了催眠。

“你为什么会成为夜翼?”
“……因为我杀了他,我害死了上一位夜翼。我杀死了我的哥哥。”

Damian的声音里充满了痛苦,悔恨,懊恼还有茫然。Chris沉默了许久,提出了另一个问题。

“想知道我为什么也被称为夜翼么?”
“……不想。”
“那么你想离开这里吗?”
“想。”
“记住我接下来的话。”

三天后,Damian失踪了,像是他来时那样毫无预兆地出现,又毫无预兆地消失了。
而Chris把自己囚禁Damian的房间封闭起来,偶尔一进去就是待上数个小时。
Damian什么也没留下,Chris只能一厢情愿地认为囚室里还留有关于他的痕迹,在内心最挣扎难熬的时候回到这里,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他从来没有对Damian说过谎。

“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跟你一起出现的还有一个损坏的仪器,我尝试着修好了它,但是它的能量只足够一个人使用,原谅我囚禁你这么久,但是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成功地定位到了地球并发送出了消息……”
“……真希望我们都能获救。”

3
“Damian!Damian!”
熟悉的低沉嗓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急切,Damian睁开眼睛,茫然地转了转眼睛,发现父亲坐在自己旁边,蝙蝠装上有些许裂口,露出冒血的伤痕来。
“父亲……”
触目可及的又是苍白的金属墙壁,他感觉脑袋里模糊地闪过人影,忍不住闭了闭眼睛。
“你好好休息,后面会有总结会议。”
“好……”
他只觉回答完那个字,自己的意识就迅速消失了。
之后他醒来被告知时间仅过去了一天,他从当初消失的地方又重新出现,穿着夜翼的装甲,带着完好的机器。
蝙蝠侠问过他失踪时候的事,但奇怪的是他只能记住一些片段,和一个与他相似的面目模糊的人。
主世界的夜翼也来看过他。
到最后,其他人都原谅了他。
但是没人知道Damian只能够说真话了,因为唯一知道的人他也不记得了。

坎多的居民在日复一日的绝望里挣扎着,Chris也越来越长久地待在那间实为告解室的囚室里,Damian像是他的神父,在他的思想里无处不在,可在他的现实里却了无踪影。
终于,坎多接受了一个新的氪星人。
年轻的Kal-El。Chris只需要一眼便知晓那不是他的养父,但这也足够令人欣慰。
Kal救出了他们并将他们送往另一个星系。Chris没有试着前往地球,他的命运早就和坎多是相连的,他除了坎多哪儿都去不了。
一如当初的幻影监狱。

——fin——

感觉像是精分的产物……这个梗我写不好真是悲伤……

评论
热度(10)
© 红枫糖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