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风雨,且尊本心
 

【双丝】未授权翻译 Into me see

……抱歉,没说清楚
除夕翻得文,除夕前向作者留了言,但是并没有看到回复……
……_(:_」∠)_感觉跟没要到没两样

NAME:Into Me (See?)
AUTHOR:by deathgetsusall, mrsvc
AO3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98680

Summary:

The simplest and most understandable way I have ever heard intimacy described is by breaking the word down: in to me see. That is what intimacy is about - allowing another person to see into us, sharing who we are with another person. - Robert Burney

【概要:
我所听过的最简单也最能理解的形容intimacy亲密的方法是把这个词拆开来看:看到内在的我,这就是亲密的意义,允许另一个人看到和与之分享真实的自己】

Notes:
For Rrrowr.
Beta'd by our wonderful magpie4shinies.
Thanks to sosobriquet for helping us write t*he ending. It would have never happened without her.

【作者的话:不翻译。】

Chapter 1

“嘿,stiles,你爸爸打了电话来——”Melissa忽然停了下来,指关节仍然停留在Scott的卧室门上。两个男孩正努力从睡眠中清醒过来——Stiles,令人惊讶地比Scott擅长这件事——眼睛朦胧地转向她的方向。

“他说了想干什么吗?”Stiles把他的衬衫拉下来抻直了,拍开了Scott的手。

“某些关于你答应要帮他粉刷厨房的事?”

Stiles反复戳弄着Scott的后背,想着如果他非要经历现实世界的折磨的话,Scott也要和他一起经受。

“我不要。”Scott含糊道,把他的眼睛闭的更紧,头埋进枕头里。

“谢谢你,McCall夫人。”Stiles回答,小心翼翼地翻身下床,舒展了下身体。“我会替你叫他起来的。”

“没问题,Stiles.呃,我原本想给你们做早饭,但是我马上要去上班了……”

“那真是太好了,但是,呃,我会做早餐的。你准时上班吧。”

Melissa的眼睫微微下垂,眸中闪过惊讶与疑惑,但是她很快就没再在意了,“啊,好的,鸡蛋是新鲜的,而且我刚好买了一条面包。”

这时Scott一跃而起,“法式吐司吗?”

Stiles向Melissa眨了眨眼睛,好像Scott是仅在他们俩间分享的一个大笑话,然后轻拍着他的好朋友的背,“是的,大家伙,法式吐司。穿衣服吧!”

Melissa,上班已经迟到了,退离了她的儿子的房间,“今晚见,Scott,Stiles.”

“工作愉快,妈妈!”Scott回应的慢了一拍,主要是因为Stiles正不怀好意地看着他。

Stiles捏住他的鼻梁,摇着头。“你真是最糟糕的儿子了,最糟糕的。”

“哦,那你就能得奖?”Scott反驳道,翻着他的抽屉找一件干净的衬衫。

“我当然能得奖,我爸每个圣诞节都给我买一个全新的第一儿子的奖牌。我有一整本孝心成就的剪贴簿在我爸手里,但是,你看,我是个好朋友,所以我不是没有当着你的面炫耀它?别穿那件,我们今天要干粉刷活。”
“Stiles!”Scott哀嚎了一声,脱下了他红色的比肯山曲棍球队服。

“你别想逃过这个,”Stiles穿上他昨天穿的牛仔裤,昨晚两点他们上床休息时脱下来的那件,然后弄了弄他的头发。Scott找到一件他不喜欢的背心,缩身穿上。

“这又不是我的承诺,”Scott 喃喃道,跟着Stiles来到卧室。Stiles已经准备好了他们的牙刷并且在Scott加入他时打开了水龙头。

“抱歉,小姐。我非常确定那些墙上一半的意大利面污渍某种程度上归功于你。你,”他强调,用起泡的牙刷指着Scott,带着一嘴的牙膏泡沫说着,“是一个捣蛋鬼。”

“什么?不,我才不是。我是一个热情的食客,我只不过是喜欢意大利面。”

Stiles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俯身把漱口水吐到水池里,Scott也漱了口。Scott站在镜子前,明智地用发胶整理着他的过长的头发,尝试把它弄成可以让人接受的样子。Stiles在门框旁靠了一会,看着Scott又一次失败。

“Scott,你作为一个人类从头到尾都脏兮兮的。你甚至都不整理你的床,我都不得不为你整理它。我本应该更好地养育你。这是我自己的错。”Stiles故作受伤地把手按在胸口。“如果我有更多的时间和你在一起。”他说的一切听起来像是按着剧本念,就好像是他从在他爸爸书架上找到的那些成人书籍里记下了这些,于是Scott冲他的脸上弹了点水让他停了下来,“我可以整理我的床。”

“继续自欺欺人吧!”

“可是我从来没说过我可以把它干好啊,”他承认道,他们回到Scott的卧室,把他们放在床边桌子上充电的手机装进口袋,并且关上了灯。

“现在,法式吐司?”Scott说着几乎跳了起来,狗狗眼火力全开。

Stiles微微一笑,伸出一只胳膊搂住Scott的脖子,“是,让我们french some toast(……) 。”

Scott做了个鬼脸,“你这样一说听起来糟透了。”

“我知道啊,”Stiles同意,“这就是我为什么要这样说。”
-----

这天晚上,Melissa一边摆着桌子——她最近几天因为医院人员不足的加班而几乎没做过的一个举动——一边喊着Scott下楼吃晚餐。“我做了烘焙起司鸡。”

他下楼的的如雷的脚步声对她而言是他兴奋的证明,“得分,”他几乎是唱着,滑进了一座椅子并且从烘焙盘里分出了一半到他自己的盘子里。

Melissa忍不住微笑,坐到她自己的椅子上,埋头吃着她稍小的那一份。她饿坏了,但是,这里没人需要哄骗,所以她放弃了任何礼仪,在她试图开始谈话前喂饱自己。Scott正剔着盘子缝隙里的美味的烤起司条,而她在开始前喝了一杯令人安定的酒,“所以,学校怎么样?”

“什么?为什么这么问?你接到了教练的电话?他是个骗子——”

“不,Scott,我没有接到电话。”她停了一秒,额上的眉毛抬高,“我是不是该做好接到电话的打算?”她没有给Scott编造故事的机会,伸出她的手并做了个深呼吸,“你知道的,我在没有接到一个真实的电话之前我是不会问的,好吗?兼职呢?你兼职做的还好?”

“好吧,是的,妈妈。”他略轻快地呼吸着,满足于和他的老师们一样久地保守了他的秘密,并把注意力转回他杯子里的牛奶。

“迪亚顿医生还好吗?”

“是的,我们几周前接诊了一只冰冷的巨蟒,但是除此之外最近就只是一些脏兮兮的带着跳蚤的猫咪和狗狗,所以有点无聊。我做了很多打扫。他试着教我东西,但是那是,你知道的,有点困难的工作。”

“很好,Scott。我很高兴你在学习。有任何——任何你生活里的别的事有了进展吗?最近有什么刺激的事情发生吗?你知道的,有什么你觉得我应该知道的事吗?”

他看起来内疚了一会儿,这告诉了Melissa她说的八九不离十了,于是她倾身向前。

他在再次假装对牛奶感兴趣之前盯着她看了一会,之后拒绝与她对视。“没有,没事发生。曲棍球很好,我很好,我们……很好。”他认真地细细想了一下,然后开始刮干净他的盘子。

Melissa叹息,显然这样无法达到她的重点,而且她本希望Scott能够意识到他坦白的最佳机会。她把她的手放在他的手腕上来停止那恼人的在她的旧的,满是磨痕的陶瓷盘子上的金属的吱吱声,说,“Scott.”

“抱歉,妈妈。”

“你看,”她又做了个深呼吸,把她的手和他的握在一起。“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无论什么事,我都是你的妈妈,我都爱你。你懂得,对吗?无论你告诉我什么事,我会理解和支持你的。你是个GAY也没关系——”

Scott突然看起来很震惊并且哽住了,“什么?妈妈?!”

“而且我支持你和Stiles间的关系,你不必试着对我隐瞒这件事,Scott.”Scott看起来还是有点害怕,但是Melissa坐了回去叹了口气,“好吧,我说完了,从你十岁起我就为这个练习着。我只是想把它都说出来。”

Scott从他的喉咙里抱怨了一声,Melissa可以在他把自己的脸埋进了胳膊里时看见他耳朵和脸颊上烧起的红色。“妈妈,从我十岁起?!但是我不是——Stiles和我并不是——十岁,认真的?”

“好吧,看,Scott.我认为你们已经超过分享一张床的年龄了,又不是每天一个妈妈都能看到他儿子抓着另一个男孩的衬衫。我不是说这有什么不对,Scott。我只是告诉你,我爱你,永远都是。但是这是我应该知道的事,我本以为我们比那种关系更亲近。”她看起来很失望,不能理解当她自己努力克服不被她唯一的儿子信任的痛苦时他脸上的震惊。

Scott把自己从自己的胳膊制造的牢笼里抬起头来,看向她头顶上方,她猜这个举动是他做眼神交流的方式。“我们是(指前面妈妈说的更亲近的母子关系),妈妈。我告诉过你了,我们不是——那是因为我的手变冷了!那儿的苏打粉和睡袋里都是蚂蚁!”

“Scott,”她说,更温和了些。“我不想让你觉得难为情。”

“我不是难为情,”他埋怨道,交叉着双臂,瞪着他的盘垫布。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上帝啊,我不知道,我想让你知道我知道这件事?我不在意这件事?我的确在意因为我想你平安还有快乐?”

Scott离开了桌子,重重地踩上了上楼的楼梯。

“你去哪?”她在他身后问道。

“去睡觉。明天上学。”

“明天周六,”她的叫声穿过楼梯,但是他没有做出任何像是听到了她的声音的动作,或者关心的样子。她心不在焉地清理了桌子,呆呆站(在水池边),手泡在逐渐冰冷下来的洗碗水里,听着Scott打开他的立体声用贝斯的弹奏声来遮住他爬出窗户的动静。她真的非常了解他的儿子。
------

.
“蜂蜜坚果口味的tasty-o’s (Honey Nut Tasty-O's?)?又一次?老兄,我们已经连续一周吃这些了。那就像是……一年份的蜂蜜坚果口味的tasty-o’s了。如果我再吃它们我就要发疯了。为什么我们这次不能吃水果味的tasty-o’s?”Scott抱怨道。

“水果味的tasty-o’s是缺少卡路里和糖分的无营养物。”Stiles嘲弄道,但是在Scott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时放软了口气,“这不公平,你的狗狗眼现在效力几乎翻倍了,你在作弊。”但是他还是把蜂蜜坚果换成了至少有点糖霜的磨砂麦片,甚至没有反对Scott偷偷在推车里放了一小盒水果味的tasty-o’s。

“接下来是什么?”Scott问,在Stiles像是面临着巨大难题一样地苦苦思考并试着整理推车使它可以放下所有东西时。“兄弟,”他戳了戳Stiles,“如果我们必须再来一遍也不是要到世界尽头那么远。(“it’s not the end of the world if we have to double back)”

Stiles怒视着他就好像他刚才建议他们买一些饿死鬼牌子的食物做晚餐时那样,然后这提醒了Scott!“嘿!我们去买点饿死鬼的食物吧,当我在训练和工作之间有时间呆在家里时真的很喜欢那种火鸡晚餐。”

“糟透了,Scott。你知道那些东西里有多少钠吗?那就像是心脏病发作的量!”然后Stiles就开始跑题了,从钠是万恶之源到应该有一条联邦禁令禁止任何东西里盐的含量超过每份500克,或者至少规定用40号的字体标示出盐的含量。他又开始关于“家庭减钠计划”的演讲,说起饿死鬼牌食物为何不是它的一部分,然后他停了下来,一脸严肃地看着Scott,“况且,你知道我可以留给你一堆零食,或者我可以真的这么做,对吗?我不想你在兼职时挨饿而且我也知道你在那次那只20磅重的虎斑猫之后不喜欢把食物带到动物们可以闻到的地方。”

Scott不得不花了点时间理解Stiles只是自愿地使他的平衡膳食计划更完美,为了让一份加餐每天出现在Scott的冰箱里,为了让他在Deaton医生那里的三个小时内不会觉得饿。

周四晚上站在“好市多”超市中间,Scott理解了他的妈妈对她说的一切。Stiles哼哼着讨论一个牌子与另一个牌子的番茄酱,然后Scott知道自己该拿哪一个。Stiles每次都这样做,在价格和味道间挣扎着,并总是选择便宜一点的牌子只为了所有人省下两便士。

他把那种牌子的握在一只手里,另一只手去拿Stiles喜欢的那种并放进推车里。那些话起作用了,这让他有点害怕,因为Stiles会在一些简单的事情上否定自己,但是他不会反对Scott。这件事让人感觉不是很舒服,让他在Stiles疑惑地看过来时无法直视他的眼睛。Scott走回去继续推着推车与Stiles一前一后走在通道上,路上一直盯着Stiles的脚。

“我们这周五还来吗?睡在我那里?”

Scott手里的推车几乎撞到了Stiles的脚跟——已经站了一长队了。周五的约定通常只有出城旅行或者生病才会让他们放弃(除了他们十一岁同时出了水痘的时候,他的妈妈把他们都隔离在Scott的卧室直到他们完全结痂。它不像她想的那样有效果,因为他们轮流抓对方的后背,并且都因此在肩膀上有一些疤痕。)Scott没有准备好,远远没有。他脑子里有太多的想法盘旋着,他会让自己难堪,或者做些愚蠢的事,比如告诉Stiles一切。

“不行,”他呛出声来,“我得,呃——”Scott现在想起Stiles是这个团队的头脑,因为他说谎比他说的好多了。“我妈妈的……表亲那天晚上来城里,打算来个家庭聚会,你知道的。”

Stiles看起来很疑惑,或许还有一点受伤在眼底,但是他随意地耸了耸肩,说道,“好吧,管他什么事,如果你改变主意了给我短信,但是你下周肯定不出去。”

Scott点头,Stiles已经知道那是个谎言了,而且他没有揭穿Scott,因为他知道Scott需要自己的空间。“是,当然了。”scott结结巴巴地回道,Stiles握住推车前部,把他们拉向了收银台。
------

Scott,不能躲过这件必然会发生的事——尤其Stiles已经提到了关于赖账的好朋友的事——在Stillinski家的大门口做了个深呼吸。他走了进去,喊了声,“Stiles?”

“在厨房里,哥们。”Stiles喊了回来。罐子和锅已经在炉上了,辛辣的味道飘荡在四周,覆盖了所有Scott可以在屋子里闻到的自然的味道。Stiles的肩上有一条干的毛巾,他正挖了一勺米饭准备尝尝。

一看到这幅景象Scot的嘴巴便变得干燥起来,尽管Stiles围了他的又破又旧的棕色皮带但他的牛仔裤仍低挂在他的臀上,他的衬衫也松松地围绕在他纤细的腰上和臀部,Scott不带任何希望地期待着——而且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期待着自己可以拥有在那副腰身上滑动手指,拍打Stiles的臀部并被欢迎亲吻他颈项的自由。他希望自己可以在Stiles为他们做晚饭时环抱着他,看着他的一举一动。这些想法零星但目的明确,一直不曾消逝。所有他埋在心底长达数年的想法都涌了上来,而现在他可以为这些思绪命名了。

他总是着迷于Stiles修长的手指,那双手跳跃在试卷上,或者是他的键盘上,或者抓起他的衬衫把他推入或推出麻烦。多年来的所有感觉一帧帧地浮现,细小的事像是Stiles的手指按压在他的肩狎骨上,或者当他睡觉时他的睫毛落在脸颊上的影子,又或者当他要说些冷嘲热讽时脸上的调皮……他不得不摇摇他的脑袋去清除这些想法因为他不能承认自己已经暗恋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多年。

Scott有点迟钝,他自己也是知道的,所以这些他收藏起来的并且已经忘记的突然之间产生的感情直到这一刻才有了一个名字,拥有了一种意义,(而这)使他的胃不断地下沉。

Stiles回头向他露出一个微笑,一个Scott看了数千遍的表情,Scott暗想这个笑容是否只为他一个人而展露——Stiles只为他保留的并且他以前从不曾为此感激过的东西。“爸爸想吃鱼,但是我已经为我们俩炒了一些鸡肉。”

Scott放下他的背包,思绪回到了现实。辛辣的味道让他的鼻子很难过,脂肪在锅里噼啪作响,而且Stiles喋喋不休地说着;害的Scott早在谈话开始前就失去了对话的线索。

“我可以放心你和一把锋利的刀在一起吗?我觉得我不能,但是如果你断了一根手指你也会愈合,对吗?Dereck说他可以重新长出一条胳膊,我确定你可以成功长出一根手指。我帮你洗了莴苣,你只需要把它切碎一点,你知道么?我把刀拿回来了。用你的爪子切它吧。”Stiles停了一下。“也别被你自己的爪子伤到。”

Scott知道Stiles再也不会让他靠近任何锋利的东西——在Scott十二岁那年他们一起自制披萨饼却割伤自己手掌之后就不这样做了。Stiles那时吓坏了,用一块擦盘布包住他的手,在Scott拨打911把自己送到医院时他也一直哭着,泪水顺着他的脸颊蜿蜒流下。那个伤口用了十四针缝合,而他的妈妈全程握着他的另一只手。警长也从巡逻队赶了过来和Stiles一起坐在等候室里,告诉他他做得很对,没有人认为Stiles辜负了他们的期望。他们在那之后坚持吃了很长时间的披萨外卖,而当他们终于第一次自己动手再次做晚餐时,Stiles让Scott远离任何比黄油刀还锋利的东西。

Scott依旧成功地做到了搞糟他的工作——在把切碎的配料移到碗中时把西红柿掉在了地上。Stiles只是玩笑地拍了下他的肩膀,并塞了个簸箕在他的手里。“不受伤,不犯规,冰箱里还有很多,我来做剩下的吧,你去摆桌子怎样?”

Scott为轻松的活松了口气——尽管有了Stiles的榜样,他在厨艺方面也相当没希望。“两个还是三个?”这是他总问的一个问题,它可以追溯到过去Stiles常常相信为他爸爸摆个盘子可以神奇地让他早点回家的那个时候。Scott同时也觉得胃里不太舒服,剩下的那个位置是留给Stiles的妈妈。而一旦Stiles被问起,却总是告诉他那个位置是医生的,因为你从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去吃晚餐,但是Scott很了解他。他看得到Stiles眼睛里那些刺耳的台词,而且不会提起它。

“两个,”Stiles回答道,扔了一些盐在锅里,模仿着Emeril Lagasse喊了一声“梆!”

他没拿婚礼用瓷器,但是他用了真正的盘子和银质餐具,它们都被用于外带塑料包装盒和勺叉,所以坐在桌边只为吃一顿饭的感受是值得享受和陶醉的。两碗不同的米饭,一碗有芫菜叶,一碗没有,因为Stiles和Scott的妈妈都不喜欢它,而Stiles在它们之间放置了一些盛有饭菜的小碗。

Scott坐在了Stiles的对面,当他们向着玉米饼伸长了手时一场迅速的脚上游戏便发生在桌底。玉米饼占据了他们的注意力,桌上安静了好一会,然后Stiles首先打破了沉默,“如果你不得不选的话,那么你是愿意吃掉来自教练办公桌下的一块口香糖,还是一块在公车地板上发现的口香糖呢?”

Scott哼了一声,突然把他的爪子插进饼里,并说了句,“那可真糟糕。”

“不,真的,为了一百万美元,你会为了一百万美元做这件事的。”

“这个对话蠢透了,Stiles,因为我绝不会为公车地板上的一块口香糖付一百万美元。”

“真的?”Stiles嘴里塞满食物地嘟囔。“公车地板上的口香糖。那是你选的,因为你至少知道那口香糖到过哪。”

“是的,到过教练的嘴巴里。”

Stiles呛住了,“有理有据的观点,但是,我的意思是,这不像你可以捕捉到任何信息,Scott,狼人,超级英雄能量或者别的无论什么。”

他们像这样度过晚餐,互相扔给对方愚蠢的假设,并且唯一正常的部分是他们一起做着这些事。Scott喜欢如此舒服的对话,和Stiles在晚饭桌上一起胡扯一通,并且压下自从他妈妈那鼓舞人心的讲话起所有在这周产生的充斥在他的脑袋里的令人尴尬的想法。

“你洗碗。”Stiles宣布,在Scott等着的手上堆上他们的盘子,“我来把午餐打包,然后去帮你,好吗?”

Scott使他们用的玻璃杯平衡在一堆刀具顶部,轻轻把它们地放进了洗碗池,在上面喷了太多的肥皂液,然后打开了水龙头。肥皂起泡了,差点溢出来,Scott抓起海绵来吸水。工作不多,他们俩恰好都没有在盘子里留下太多东西,尤其这是Stiles Stillinski特别制作的一顿饭。他洗到勺子时感觉到Stiles压住了他的肩膀,把一些招待用的盘子轻放进水里。

他看向柜台,看到剩下的饭菜被倒进了给他们家父母的特百惠碗里。

“在苏联,盘子洗你。”Stiles开玩笑道,离开他身边,拿着便利贴给内存物写标签。

Scott看着他写标签,双手在温水中洗去污垢,在看到Stiles在他爸爸的标签上签下他的名字和一个爱心时微微一笑。Stiles在Melissa的标签上模仿写上了Scott的名字,但是他也加了个爱心,于是Scott知道他的妈妈不会被Stiles骗过去。Stiles把两份午餐放入冰箱后加入了他洗碗的工作,他总是负责收尾的擦干工作,而Scott现在也无意打破这项惯例。

Stiles挨在Scott的身边,在注意到Scott无所事事地站了很长时间时屁股顶了他一下。“嘿,嘿,嘿,”Stiles斥责道,“吉他英雄可不会等任何人。快,快,士兵。我们还得上弦呢。”

Scott脸红不已,为被抓到自己看他而感到尴尬,于是研究起了迅速破裂的肥皂泡。他涂了一些在Stiles的脸上,尝试做任何能够为自己的复杂心绪去分散他们注意力的事。Stiles总是对他的感觉非常理解,不论Scott是喜欢还是不喜欢这一点,他担心Stiles可能已经察觉了他的不安。

Stiles露出一个小小的恼怒的笑容,用手肘把Scott推到一边,并在Scott用满是肥皂的手抓他的肩膀时躲了开来,只在衬衫上留下一个斑驳的手印。“老式蝙蝠侠的把戏,”Stiles嘲笑道,刷过蝙蝠侠的二维罩上看不见的尘埃。

Scott给了他一个诚恳(欠扁)的微笑,然后Stiles拍打着又脏又油腻的水,让它溅的他们身上到处都是。

“你要死了,”Scott一边警告着一边擦着自己的眼睛和额头。

“哦哦哦?这是肌肉痉挛。”

Stiles知道自己从一开始就非常地不利,但是他沿着门厅跑开,在木地板上侧滑而过。他抓住栏杆,一次跃上两个台阶,知道Scott一路上紧跟在他的身后。他们都哈哈大笑,Stiles明白Scott不追上他并且不把速度提升到超人级别只是为了让这件事变得更有趣。Scott赶了上来,猛地拉住他的格子衬衫,只是为了让Stiles知道他还在这。然后Stiles躲进自己的房间里,砰地一声把门关在身后。“密码?”他喘着气说,手里紧握着门把手。

“密码是,你死定了,Stiles.”Scott说,他让门在门框内发出了吱吱声,以此来让Stiles明白对他来说打开门拿下Stiles是多么容易。

“听起来不错。”Stiles跳离门边,让Scott像一只刚出生的长颈鹿一样一头栽进他的房间.“你知道的,当你还是一个有着一头乱发的骨瘦如柴的哮喘病患的时候这个游戏更好玩一点。”(“Sounds good.” He jumps away and lets Scott fall into his room with all the grace of a newborn giraffe. )

“我不知道,”Scott说,把门轻轻关上。他对着Stiles坏笑并且用手捏了捏Stiles的后颈,“我以前觉得这件事非常有趣。”

Stiles避开他的视线,晃开Scott的手,说,“什么都好,我们要玩吉他英雄还是什么?”

Scott让失望冲刷着他,像铅球一样坠入到他的肠胃深处,他尝试不去深入分析抓到Stiles时感觉到的深深的满足感,那种本能在他赢得追逐时在内心满足地轰隆作响。他对于这个还有很多不理解,而且当他看见Stiles脸颊明亮的红色,听见他快速的心跳时,去追逐,去征服的需要仍然让他感觉不舒服。

Stiles不带丝毫热情地设置着PS游戏机,他们总是为谁得到好吉他而对抗,Stiles总是对打击音符抱有极小的热情,并且只有几首歌他们俩都喜欢,这个游戏从来不会消耗太多时间。

“哥们,”Stiles呻吟了一声,扔下了他的吉他。“这个游戏以前也有趣多了,一只猫,呃,狼,无论什么东西的反射神经啊!让我们去看电影吧,从架子上挑个出来。”

Scott把他的老备用品——某部充满令人激动的情节的但又十分无脑的片子——扔给Stiles,,那人扬着眉毛看着那件东西,“真的?又一次?”

“什么?”Scott轻笑道,“这是经典版。一部好电影里至少要有一次汽车爆炸。”

“如果那是你坚持的标准,我也许要交一个新的好朋友。”Stiles把DVD放进去,然后他们坐回Stiles的床上,这是个最佳最舒适的观赏角。至少,这就是Scott在Stiles推开他并躺在他旁边的枕头上时告诉自己的。他们在床头板上撑着头,肩膀几乎没有缝隙地接触,Scott尝试着使自己的四肢靠近自己的身体来防止自己不小心碰到Stiles。

Scott从未对Stiles一直与自己形影不离感到尴尬,但是,现在他察觉了。Stiles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在他等着DVD到达他能够快进到菜单并且停止阅读FBI关于盗版和版权法的罚款条例的那一点时咬着他的拇指甲。

Stiles理所当然地睡着了。尽管他平时像是一个移动的人形风暴,但他在想睡觉时是个睡相极好的人。Scott的手臂麻了,因为一直埋在Stiles的身下,而且他相当确定肩膀上有口水渗入了他的衬衫。电视里在另一辆汽车着火时发出爆炸般的声音,而Stiles甚至都不曾畏惧瑟缩。Scott与他相处的足够久,久到看过Stiles在一个因厨房冒烟的烤面包机而响起的火警下仍安然入睡,所以他一点也不惊讶他的朋友即使在外星人入侵的情况下也能睡着。

Stiles在睡眠中低语,无意义的声响可能是他脑中的单词,并且他从不停止动弹。他的睫毛在他苍白的皮肤映衬下发暗,他的唇瓣是Scott见过最苍白的粉色。电影结束了,但是Scott没注意。他太过于专心致志于他自己的想法,他的妈妈对他说过的事引发的想法和他总感觉到的事情掺杂在一起,他只好闭上自己的眼睛让自己享受着Stiles的安慰——他的味道,他的温度,他们互相分享过的一切。直到他感到Stiles移开了头打了个哈欠,才清醒过来。

“现在几点了?”Stiles问。Scott希望自己可以用手臂把Stiles抱的更紧,更靠近自己的胸膛,但是他不能。当Stiles揉着眼睛坐起来时他觉得身边猛的寒冷起来。
Scott露出笑容,转瞬即逝又带着些许空洞,在他俩下床后背对着Stiles,“好像两点了。”

“上帝!那还真是我们看过最长的电影了!”Stiles说,眼睛却盯着毛毯,有意地忽视了屏幕上重复的DVD菜单。

“Scott几乎可以看见思绪从Stiles的脑中一闪而过——他已经知道电影结束好一会了。他退缩了,抹了把自己的脸,抖了抖自己僵掉的手臂,“我觉得我们应该准备睡觉了。”

Stiles轻快地走过通往卧室的客厅,Scott坐在床边听着他的呼吸。他觉得很荒唐,装作不是那么回事而心底的惊涛骇浪却无法无视。而在Stiles回来赶他去前厅时他是感激的,几乎落荒而逃。

当那扇他与Stiles之间的门稳稳地关上时,他背靠着冰冷的木头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绝望地试图平复所有让他发疯的该死的狼的本能。

Scott静静的呼吸着,压下那份向他叫嚣着回去那张床上并且确保Stiles闻起来像他一样,像他的家,像他的族群们。卧室里冰冷的空气让他肩上口水印冰冷刺骨。他忽视了关上门的一瞬间看到镜中的自己时的一阵颤抖。
他想着那些早晨,早餐,法式面包,还有Stiles可笑的牛奶胡子。他们早就分享了彼此的衣服,一起出行,一起上课,一起交朋友,还有在午饭桌上的相视一笑。他们也会在一起吃午饭时分享午饭。

要怪就怪那些愚蠢的好市多之行吧,他们在那里争论着买哪一种散装谷物或多少预包装速冻晚餐。Stiles告诉他他们不应该买那些只是因为Scott可能会因此引发心脏问题。当然这也不意味着他可以逃过家庭减钠计划。见鬼,什么时候Scott的待遇变得和Stiles爸爸一样了?

就像Stiles知道他讨厌蠢蛋这个称呼并从来不以此取笑他一样,Scott也恰好知道Stiles多么害怕蜘蛛。Scott和Stiles的爸爸被指派去清理他们家中的蜘蛛。这是在两座房子间形成的一个家。如果他们不得不将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要好的像是一个人的两个生命分离,他该如何向他的妈妈解释(他们早就成为彼此人生的一部分)。

他要怎么对他的族群解释这件事?Stiles俨然是其中一员,即使严格来说他不算,那么丹尼呢?他怎么向丹尼解释?或者杰克逊,或是林迪亚,或是其他任何发问的人?一句“我想要从Stiles那里得到的更多,而这毁了我们俩的关系”足够吗?

最糟的是这些都是可有可无的事,Scott真正担心的只有一件事——万一Stiles讨厌他怎么办?如果Stiles再也不和他说话怎么办?万一他说“兄弟,搞什么呀!”并且带着厌恶看着他怎么办?Scott没法解决这个。他宁愿面对整个阿金斯家族也不愿意那种情况发生,即使他为了Stiles已经做过了这种事。什么时候他的最佳损友成为了他世界里最重要的人?

他坐在马桶上,呼吸困难,难道现在就是完美的吗?当哮喘发病或者惊恐症发作的时候他唯一想要求助的人却是他因为害怕自己会毁了现在的一切连看都不敢看的人?他甚至都记不起这件衬衫是不是自己的衬衫,它闻起来像是他自己,又像是Stiles,在厕所水箱上凝结的水滴浸入其中时紧贴在他的背上,那块可笑的口水渍也已经干透了。

整个世界都在他面前关闭,就像他眼前发黑的前一秒,但是他能听见Stiles在他的卧室里传来的穿过大厅的心跳声,然后他只是……呼吸着。

他不得不在完全失去他的意识前停下一会,泼了点水在他的脸上。他刷着他的牙,试图制造出普通的洗漱声响好让Stiles不觉得有什么不对。把卫生间当做他逃离现实的地点是他们以前由来已久的卫生间避难所的传统。Stiles有个不对劲感应雷达。他还能记得自己九岁时因为思念父亲在卫生间里哭泣,把水池搅和了二十分钟来遮住他抽泣的声音。

他在Stiles面前(光明正大地)哭的次数多的可能让人沮丧,什么时候这件事变得正常的?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总是在最受伤的时候看到对方?也许Scott一直以来就应该预见到这种情况的到来。

如果这一切分崩离析该怎么办?谁会和他一起打吉他英雄看那些有着精彩爆炸的电影?再也没有人在晚上偷偷看《夜长梦多》,假装是因为自己想成为和Laura结婚的Henry,而不是因为他过去总是和他的母亲一起看这部电影?谁会听他抱怨教练?谁会在训练后帮他伸展他的腿,而且不会在他像只被碾压过的老鼠一样疼的吱吱叫的时候取笑他?他不知道他该做什么,这让他只能把自己一直关在卫生间里。

Stiles敲了敲卫生间的门,“伙计,你在里面还好吗?别告诉我你又把和维膏当成了牙膏!”

Scott呛出了笑声,说道,“嗯,我很好,马上就出来。”他用悬在那儿的小块手巾擦了擦自己的脸,透过镜子看着自己的眼睛,对自己低语,“别把这件事搞砸了。”
Scott再次看到Stiles时,那人穿着他白色的T恤衫和短裤,正把他们两个的手机都充上电。Scott必须得用力地吞咽才能再次呼吸,“谢啦,伙计。”

“没问题!”Stiles对着他自己轻笑,每讲一个字轻点自己的头。

Scott背对着Stiles,微微摇着头,暗中责怪自己回到房间时看到Stiles瞬间的窒息,强迫自己表现得自然一点。他脱掉自己的上衣和牛仔裤,短裤又松又轻快地包裹着他的大腿。他从Stiles的床角爬起来。Stiles关掉了灯,翻过身来给Scott留下位置,留着Scott和他自己的思绪作斗争。

外面是新月,透过Stiles窗户的光芒很浅淡。月光的作用几乎不存在,满月已经过去了,Scott不能把这种情况归结于任何超自然的东西——至少是任何他们已知的超自然现象。Stiles已经睡着了,鼻腔里里发出的咕噜咕噜的呼吸声充满了Scott的感知并把墙上钟的滴答声和休眠电脑的远远的呼呼声盖住。Scott可以感受到Stiles传递过来的热量,被子之下一片温和的热度,他向左转过头。他可以看见Stiles的宽肩,弧度延伸到他的胸膛,顺着他的背肌倾斜而下直到消失在被单里。

他想起了很多个这样的夜晚,Stiles安静地入睡,而他在一片寂静中静静思考。他们在这张床上低声倾诉了太多秘密,那些只能在黑暗里说出的事情,比如Scott多么思念自己的父亲即使他并不是很喜欢他,还有Stiles对于自己的母亲离开自己有多生气即使那并不是她的错而且如果可以她绝不会这么做。Scott记得四岁的自己在Stiles拒绝关掉手电筒并且不愿意停止在床单下阅读哈利波特时把枕头砸向Stiles还有早上Stiles在他不愿意为了除了房子着火或馅饼的任何事而起床时把床单从他身上“撕”下来。

还有曲棍球训练后的那些早晨,他们是如此的伤痕累累加疲惫不堪以至于互相承诺着些不着边际的东西,巴望着另一个人去拿冰块和止痛药,直到Stiles的爸爸伸出头来取笑他们,并放下两板雅维止疼药。

当Stiles承诺Scott澳大利亚的整个洲的土地时他差点就赢了。Scott不相信澳大利亚是一个大洲,他过去认为它是一个岛屿。Stiles痛苦地喘息着因为笑已经完全不可能了。

今晚和那些晚上没什么不同,Scott决定了,手指抓紧了床罩,他翻了个身,“Stiles,”他低声道,“嘿,Stiles。”Scott禁不住轻轻拨弄着Stiles被他的手臂压着的一边,忽视了他的手指想逗留在温暖的睡衣内和皮肤上的意图。

最终,他听到了回应,“嗯?怎么?”Stiles迷糊着低声道,向床内靠的近了点。

“如果我做了什么事,你会被我吓到吗?”

这些话梗在Scott的喉间,早先的恐惧再次冲刷过他,他在一片寂静之中盯着Stiles看了许久。他可以说,他还不是很想睡,然后Stiles就会等着Scott鼓起勇气说出他想说的。Stiles的心跳像一只小兔子一样在跳,比Scott整日在课堂上听见的要更为亲近,他用他的鼻子呼吸,整理自己的谈话。床上的一切闻起来都像是Stiles——他的头发,他的皮肤,他们在洗衣服时用的便宜的肥皂——Scott不应该为它安抚了自己而如此开心。这太过于亲昵和熟稔,能够锁定如此无形的像味道的某样东西并且把自己包裹其中,他决定冒险尝试一下。他下定决心地最后舔了下唇,伸出手,指尖抚上Stiles的太阳穴又滑到耳朵,让拇指点过他的颧骨。

Stiles的眼睛扑腾着张开——一个温和的举动,不是一个恐惧的动作。借助手肘倾斜身体,Scott的手向下滑动,流连在Stiles的颈间,Stiles快速而慌乱的脉搏像鼓一样击打在他的掌心。Stiles仰面躺着,一反常态地沉默,期待地睁大眼睛看着Scott。 屋外,月亮渐低,几乎消失在地平线上,而太阳刚从东方升起,光芒微弱。Stiles家后院的树的影子映在他们的肌肤上,像是数百个其他的夜晚一样扮演着熟悉的角色,而Scott现在也已经无法停止了。

Scott的眼睛略过Stiles的唇,凭一个有意义的动作意图表达出此时Scott无法用语言表达的东西。Stiles舔着唇,瞬间给出了一个问题也给出了一个同意。Scott是如此的开心于Stiles不需要他用烟花把他想说的话拼出来就能懂。

Scott试图在倾下身舔舐Stiles双唇之前稳住自己的呼吸。心脏几乎停跳的几秒间,Stiles僵在他的身下,于是Scott以为他可怕地判断错误了,直到Stiles的一只手羞涩地滑入他颈背的发间。Scott的另一只手平按在床单上,并在Stiles生硬的手指按在Scott头骨的皮肤上时施加了更多重量在床单上。这些举动没有多痛,但是他们拖下他的脖子让Scott紧贴着Stiles张开的嘴唇喘息着。
Stiles也抬起另一只手缠绕着Scott的脖子,手指在他把他们滑入Scott的头发里时交叠在一起。他的拇指擦过Scott耳后那块敏感的地方,让Scott从喉咙里低低地发出了一阵柔和的,赞成的声音。

为另一个吻倾身向前,Stiles的指甲试探性地从Scott的肩胛骨上抚下,被一个安静的喟叹所鼓励,手指一寸一寸地抚过Scott的后背。

一阵颤抖从他的脚尖传到指尖,让他的脊椎一阵发紧。他仰面躺倒在Stiles的身边,试图做个缓慢的持续的深呼吸并细数在头顶旋转的扇叶。

但是Stiles挡住了他的视线,倾身过来在他的下巴上一路吻下,双手支撑在Scott的肩膀上把他压进了床垫里。
他翻转过身体剩下的部分,在Scott的臀边摇摆着他的腿,手在他的胸口上绕着圈。

“你看起来才是那个被吓坏的人。”Stiles面带微笑地观察着。

Scott惊讶的表情迅速被一个怒瞪取代,不是恼火的意思。他把手放在Stiles的臀部,手指在Stiles的平角内裤的腰线以下游走。Stiles咬住他的唇,Scott的手指一紧,起身把他推翻在床上索求另一个吻,两人的舌尖在咬痕上逡巡。

Scott的胸腔深处安静地燃烧着,Stiles舌尖的缓慢滑动与他描摹着Scott的肌肤的手掌形成鲜明对比,就好像这是一场不可错失地了解他一切的比赛,。Scott抬起身体,在Stiles的指尖按压在自己腹部最柔软的地方时喘息着,然后Stiles停下了亲吻,让他们的前额靠在一起。

Scott闭着眼睛,手握紧了Stiles的臀尖,并且艰难地吞咽着。“我以为这与吓坏了完全相反,”Stiles咯咯地笑着并且重重地倒在Scott的身边的床上,当他张着嘴巴对着那里的肌肤说话时,他的牙尖磨蹭着他的脖子。

“这是平静地接受了?”Scott已经可以感受到他的骨子里一阵突兀的疲倦,完美的高潮紧跟着深深的筋疲力尽(a perfect high followed by an epic crash),然后他只是点了头,尽他所能地揽过Stiles,“我就知道你想做一个拥抱者,”Stiles埋怨道,但是他将双手缠绕在Scott的腰上并在适当地地方搂紧他。

“睡吧,Stiles.”
-----
他们房间外的世界是安静的,依然沉溺在黎明的平静之中。Scott首先醒了过来,发现他环抱着Stiles的后背,并为昨晚的一切都不是一个梦或一个玩笑而放松地轻叹了口气。这件事依然真实,他感激地在Stiles的颈根印下一吻。Stiles微动着醒来,然后转过身来面朝着Scott。他们都侧躺着,他们的脸变得非常近,Stiles的眼睛在他试着看着Scott时慢慢聚焦。

“早,”他低声说道,用鼻尖蹭过Scott的脸颊。

Scott的嘴唇勾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几乎笑眯了眼“你也早上好。”

Stiles,因为他从不曾完美转换思想与语言,所以他说,“我们这样不会变得很奇怪吗?这似乎像是一件应该奇怪的事。我们可能应该,完全应该为这件事感到奇怪。”
“你觉得奇怪吗?”Scott呼吸着两人之间的空气。

Stiles咬住自己的唇,他的呼吸猛地一滞,“不”,他回答,他的心脏在Scott的脉搏下稳定地跳着。“一点也不奇怪。”

Scott推高自己的手肘,肩骨耸起,然后他低头看着Stiles.“好的。”他笑呵呵地,在Stiles的背上和颈上印下单纯的亲吻。

Stiles在床垫上舒展着身体,在Scott用一只手环抱着他的腰把他拉的更近时安静地叹息着。Stiles舒服地靠在他的胸膛上,Scott贴紧他,他橄榄色的皮肤与Stiles苍白的手臂相互衬托着。

Stiles亲吻他的锁骨,因为它是他唯一可以触及的地方,并为他得到的可以这么做的自由而在肾上腺素的冲刷下颤抖着身体。

“这不公平,”Stiles贴着Scott的下巴低喃着,然后是下面的柔软的皮肤,“这不应该这么容易。”

Scott在他的头顶模糊的嘲笑着,然后他感觉到Stiles贴着他喉咙的嘴巴勾起了一个微笑。发茬模糊地移动着,然后是牙齿清晰的边缘。“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这不应该和跟着GPS一样容易,你这家伙……”

Scott同意地恩了一声,手指漫无目的地在Stiles的背上游走着。

他们像这样地睡着了,互相拥抱着,很长时间都没有分开。

fin
也许有别人翻译过?渣翻,谢谢阅读

评论(4)
热度(34)
© 红枫糖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