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风雨,且尊本心
 

写作练习【Chrisdami】

参考雪莉·艾莉思的《开始写吧!:虚构文学创作》第二个练习。

达米安醒了,他有些迷惑地眨着眼睛,呼吸有几分急促。天花板还是那种苍白的模样,像在嘲笑他此时一片空白的脑子。他坐起身来,灰色的床单堆叠在他裸露的皮肤上,卧室里的台灯一如既往地亮着暗光,床对面的墙上平板电视的开关灯闪闪灭灭,其下方的书柜上还摆着他昨天下午读到一半的《犯罪学原理》和一些其他杰森扔给他的古典主义文学小说,黑色扶手椅所在地板上乖乖躺着他的阿拉伯毛毯,泰特斯枕在他的拖鞋呼呼大睡。
每样东西都带在它该待的地方,但是他仍然感觉到一种奇怪的不真实感攫住自己的心脏,让他的思维一直徘徊在那个醒来就被遗忘得干干净净的梦里。突然,他飘忽的视线停在那些书上,那些书安稳地呆在书柜上,只是最底部的书页间隐隐露出一角薄薄的像是便签一样的东西。
那是,当然是他塞的,一张随手写的便签。
那是三个月前他拿到杰森爱心包裹时写的,内容已然模糊,就像那个该死的总想不起来的迷梦,他一直盯着那里,脑子里有个声音不断放大,它诱哄着他,让他觉得也许看到书名就能将那张数月前的随笔便签和那个愚蠢的梦都想起来。他动作迟钝地下床,泰特斯眼皮都没撩地喷了喷鼻子,换了个姿势让他趿走他的拖鞋。达米安走到那摞书前,屏住呼吸伸手把背对他的书脊转过来。杰森的爱心包裹里永远是质量沉重的精装版书籍,那粗糙的硬壳划过他的手指,书名犹如银色的藤蔓深嵌于隆起的书脊之上。
米兰昆德拉的《玩笑》 。
他想起了这本书,事实上,他也想起了那个便签里的内容,那张浅绿色的小纸片被他抽了出来,伴着与书页摩擦的细微沙沙声。自己黑色的字迹吐露了一个饱含嘲弄的邀请,但是另一个人温和的接受却让他想起了三个月前的那个还未拆开这本书前的午后,夕阳之下一个充满安慰性质的吻。楼宇间现出的夕阳光芒下,克里斯无奈眨动的眼睛,弧度勉强的唇瓣,护住自己腰后的温暖掌心,达米安竭尽全力忽略掉一切细节但仍沦陷在那双盛满他一个人身影的棕色眸子里。他闭着眼索取了一个再单纯不过的贴着唇面的吻,只有一秒,唇上却已经被烙下那人嘴唇的温度和细纹,让他忍不住用纸片拂了拂唇瓣以驱散那总是挥之不去的触感。
他感到沮丧,甚至无法说出自己开始沦陷的具体时间,他只能想起这无厘头的心动起源于某一次偶然的握手。克里斯温暖干燥的手掌有着与硬皮书壳一样细密的纹路,却没那么粗糙,有力地握住他冰冷的手,把他从筋疲力尽的战斗中拉起,拉进自己温暖的怀抱里,让他陡然间心跳加速,从刚刚结束的战斗余韵里回过神来。
达米安没有挣脱那个怀抱,甚至又贪婪地回抱,攥紧克里斯背上的布料,放任自己在那个男人怀里闭上眼睛安然睡去。然而纸张因被攥紧生出的棱角刺痛了他的手心,把他从呆站着神游的状态里唤了回来。
那张纸被他重新展开,铺平,那些字迹在一条又一条褶皱里对着他挤眉弄眼,他费劲地借着微弱的夜灯重温便签的内容。
【我觉得你既然害我丢了女朋友那你就该赔我一个。——D.W】
【我也这么觉得。——C.K.】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三个月前索吻时忽略的东西太多,多到他在这个被梦惊醒的午夜里勾起自己的唇角,露出一个他自己都会嫌弃的甜蜜的笑容。
他用拇指最后一次抚平那张薄薄的便签,仔细地夹在《玩笑》里,为将来的自己准备一份永不过时的惊喜。
丝绸制的睡衣外袍被一双温暖的手披上他的身体,达米安终于察觉到了因上身的裸露而生的寒意,他猛地一颤,转头却刚好迎上克里斯的温热的唇瓣。
克里斯用睡袍把他紧紧裹在自己怀里,超人的制服还带着凉气,但很快就被两人的体温熨暖。达米安在唇齿相依间模糊不清地唤着克里斯的名字,断断续续地逼问着这个男人是不是早就动心,克里斯却越吻越深,直吻到他头晕眼花,拼命扯着男人后脑的发根为止。
“呼,我猜你也是时候意识到这件事了。”
克里斯放开他被亲的泛红的嘴唇,抵着他的额尖低笑。
达米安看着那双再次盈满自己身影的眼睛里的满满笑意,想嫌弃地撇嘴却情不自禁地弯了眼睛和嘴角。
“我一直都喜欢你,达米。”
“你这个笨蛋。”

评论(4)
热度(9)
© 红枫糖茶 | Powered by LOFTER